國家電影資料館
456 2014-04-28 | 影展 |
城市遊牧者的100種生活
專訪「城市遊牧影展」策展人David Frazier
文 / 洪健倫;編輯 / 羅令杰
自2002年開始舉辦的城市遊牧影展(以下簡稱遊牧影展),作為一個完全由民間獨立籌資舉辦的影展活動,獨立另類、與眾不同的策展作風,在這12年來累積了許多地下獨立電影及當代次文化的眾多愛好者聚集,營造出不同於國內其他影展的新鮮觀影氛圍,自去年起,遊牧影展首次將影片放映場地移師至電影院作放映,今年更將主要場地選在聚集最多年輕族群的西門町,讓觀眾對遊牧影展充滿活力及作為次文化交流平台的印象更加深刻。

今年的遊牧影展將於5月9日至18日起,一連十天在樂聲戲院放映多部影片,今年開幕片正好非常切合時事的選映了日舞影展入圍作品《占領華爾街:公民小傳全記錄》,而片中多部國外的影片也和台灣有不小的淵源,例如《弱雞英雄》的導演為了尋找增進雄風的方法,在片中造訪了華西街學習「九九神功」,而繼 2012 年放映美籍導演馬克賈瑞(Mark Jarrett)以台灣生活經驗拍成《台灣牡蠣》後,今年影展的《諜戰任務》的創作者同樣也是來自美國的林道明(TC Lin),金髮碧眼的他原為美國公民,因為熱愛台灣而放棄美國籍,成為台灣公民,過去他服兵役的新聞還引發過一陣話題。

除了電影放映之外,主辦單位還規畫了「電音搖滾紅包場」派對、以及關注社會議題及影像創作的座談討論等,要讓影迷們度過宛如夏日音樂祭般的充實體驗,除了在觀賞電影之外,也能夠從電影這個媒材啟發出不同思維,進而開始思考。本周《放映週報》訪問到策展人David Frazier,請他來談談今年影展選片的構想。

一開始看到遊牧影展的海報很好奇,可以請你介紹一下海報上那位老兄是誰嗎(笑)?

David Frazier(以下簡稱David):我喜歡和不同藝術家合作,不僅限於導演或是樂手,也可能是畫家;如果你真的想要培養一位藝術家來展現創意,你不會跟叫他們來畫 LOGO,這樣一點也不創意(笑);這次繪製海報的藝術家叫做黑雞先生(Mr. OGAY),其實我們不是第一次合作,他主要活躍於台南和高雄,但在台北也有活動,他擅長的是塗鴉畫作,我相當欣賞他。

我給他的創作空間比較自由,剛開始只丟給他一個問題說:「你對我們(遊牧影展)有什麼感覺,可以畫幾張圖給我看看。」後來再經過一些討論,就出現我們看到的海報。因為黑雞的風格主要就是光頭和刺青,所以往年作為主視覺的遊牧人,今年變成了一個刺青,或許會有人覺得每年主視覺換來換去,在品牌行銷上或許是個錯誤(笑),但也希望大家能夠接受這樣的創意。

可以請您聊聊這次影展的策展概念嗎?從節目單元規劃看起來,包括「藝術生活」、「極限生活」、「QUEER生活」…等,今年有想要呈現一種生活風格(Life Style)的感覺嗎?

David:我想遊牧影展是一種次文化的生活風格,因為像音樂、酷兒、極限運動…這些都和大家崇尚的「簡單生活」(Simple Life)不大相同,反而像是衝撞大家對原本生活的概念,我覺得生活風格應該是比較多元化的。

選片部分,其實是比較游擊的方式,我們選的東西都會主動找和特定議題或文化有關的片子,這次也很開心我們有做了一個以酷兒文化作為主題的單元,過去兩年我們通常只選了一部、兩部,但後來發現,有一群觀眾對這個單元很有興趣,而且相關族群還有像是晶晶書庫和愛之船這些同志商店,都給了我們很大支持,我在想,或許之後還可以發展成一個「酷兒電影節」,因為台灣還沒有這樣的影展,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國外其實已經有這樣的影展出現。

上圖:《玩命單車快遞幫》(MURDER OF COURIERS)劇照
下圖:《佔領華爾街:公民小傳全紀錄》劇照。

今年的開幕片是《佔領華爾街:公民小傳全紀錄》(99%: The Occupy Wall Street Collaborative Film),剛好切合現在台灣的社會現況,可以跟我們聊聊當初挑到這部片的過程嗎?

David:其實這部電影我們很早就想邀了,但是去年他們不讓我們放(笑)。這部片是去年日舞影展首映的作品,當時「佔領華爾街」這個行動剛落幕,國外有很多大小影展都在邀這部片,我們一直排不到隊把這部電影帶來台灣放;直到今年他們正式答應放映這部片以及劇組來台灣的時候,剛好是學生佔領立法院的兩天前,我覺得是個很奇妙的巧合。

我覺得比起文化活動,這件事情其實要來得重要許多,包含我自己還有許多文化界的朋友,我們也都是幾乎天天往立法院跑,所以今年包含片單公布還有相關宣傳活動都比往年來得晚開始;但我覺得,其實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像這次「太陽花學運」也有很多導演要拍攝紀錄片,《佔領華爾街:公民小傳全紀錄》這部片也是由近百名導演提供相關資料共同完成的,所以今年會辦一場座談會,邀請這部片的導演 Audrey Ewell 和 Aaron Aites 和台灣導演交流,兩位導演過去曾有作品在日舞影展放映,他們也參加過很多國際影展,我想對於如何將紀錄片推上國際舞台,他們可以提供很寶貴的經驗和台灣導演分享。

我覺得,台灣導演們都很懂台灣,但卻不懂台灣之外的事情,我希望這場對談對於這部分是有些幫助的,Audrey 他們曾經在我們往來的電子郵件上說,他們很樂意做這場座談,但是對於社會運動本身,他們並不是身處其中的行動者,而是從旁觀察的紀錄者,這些事情必須要分得很開。導演他們這次還有另外一部紀錄挪威地下重金屬音樂圈的作品《暗黑重金屬》(Until the Light Takes Us)會在這次影展放映,我們都笑說,做社會運動的紀錄片可能不太會有市場,但是音樂紀錄片,如果紀錄的是知名音樂人,就會有比較多觀眾來看。

上圖:《暗黑重金屬》劇照。
下圖:《雅加達人生三重奏》劇照。

說到音樂,這次的閉幕片《雅加達人生三重奏》(JALANAN)好像也是一部和音樂相關的電影,可以請您談談這部片嗎?

David:我覺得音樂在這部片反而不是重點,雖然三位主角都是樂手,但他們其實默默無聞,他們是在雅加達當地過著在公車上演奏一兩首歌,然後向乘客打賞的生活。電影散發出一股溫柔氛圍,讓觀眾更貼近這三位雅加達樂手的生活,他們長年住在橋下過著艱困生活,但卻因為都市更新計畫,讓他們甚至失去了棲身場所,觀眾在觀賞他們是如何艱難生活的同時,也提醒觀眾去關注貧富差距問題。

這些人並非先天在身體上有缺陷,而造就他們生活的困難,而是因為現在經濟發展太過快速,使他們身處更邊緣的角落而無法翻身,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每天開心唱著歌在生活,相較於開幕片關注全球議題,我自己認為閉幕片是要放在一個比較地區性,較為 Local (在地)的主題,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電影的導演也會訪台。

接下來想請你談一下詹姆斯法蘭柯,去年你們選了《詹姆士放男口》(Interior. Leather Bar.),今年你們選了他監製的《愉悅性工業》(Kink),怎麼會連續兩年選了他的電影呢?

David:說實話其實我對他並沒有那麼熟悉。但是看到他的作品都覺得很極端,不論是極端商業或是極端喜劇;像他去年參與演出的《大明星世界末日》(This is the End)就很有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演了《蜘蛛人》壓力很大,所以才拍攝這種題材的作品作為他發洩壓力的方式(笑)。我覺得他做這些另類的東西其實是很對的,像去年的《詹姆士放男口》,問的是為什麼好萊塢大部分都呈現異性戀的愛情與性,以同性戀的愛情與性為主題的片卻一直沒有出現。

這次《愉悅性工業》則是去探討SM議題,其實電影本身並沒有那麼硬(hardcore),主要是想讓不熟悉的人走入那個圈子,讓人去了解什麼是 SM,並沒有那麼難懂,我自己看完也覺得學了很多(笑)。

圖:《愉悅性工業》劇照。

這次你們有個蠻特別的地方是,你們今年辦了台灣第一場民間舉辦的 MV 競賽,可以談談為什麼會想要辦這個競賽嗎?

David:其實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很多樂團一直以來都給我們很大的支持,我覺得應該要為他們做些事情,另一個原因是,遊牧影展辦理短片競賽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發現其中有大部分是來自於學生創作,我覺得這樣讓參與的人好像被侷限了,我認為短片除了劇情片之外應該還要包含 MV、甚至是被放到Youtube 上點閱的影片,我們希望今後還可以辦理 Youtube 的短片競賽,把規模做得更大,所以今年我們先嘗試舉辦了「台灣最佳獨立 MV 獎」。 

目前台灣音樂錄影帶的競賽舞台只有一個金曲獎的最佳音樂錄影帶獎,而金曲獎大部分都是頒發給主流音樂人,獨立音樂人則沒有太多表現空間,像美國的 SXSW 電影節(South by Southwest)也有專門的 MV 單元,所以我們想到也可以這樣子試試看,今年我們收到的作品都相當出色,這次我們入選的作品包括大家熟悉的閃靈樂團、旺福樂團等,每個都非常令人感到驚喜。

我覺得,入選作品的放映不光是能邀請樂團,也可以邀請導演來;另一方面也可以讓大家去思考,音樂錄影帶要如何替這些獨立樂團做行銷?我看到有的音樂錄影帶拍得很棒,但是在Youtube上可能只有200多個人看過,我希望可以透過這次的放映,可以邀請這些樂團和導演來討論他們是如何運用手上資源來拍攝音樂錄影帶的過程。

今年遊牧影展還有一個很特別的是「台灣製作」單元,裡面的選片像《弱雞英雄》講的是一位加拿大人來到台灣,而《諜戰任務》(The Kiss of Lady X)又更特別了,他的導演是個台灣籍的白人?

David:《諜戰任務》導演林道明(TC Lin)原本是美國公民,但他卻放棄了國籍成為台灣人。這部劇情片在 2004年的時候,還只是一部短片,而且也在我們這裡放過。後來他們花了十年拍攝,是一部非常獨立,很有 DIY 精神的電影。我覺得遊牧影展畢竟是一個台灣的本土影展,應該要讓他們有這樣的平台來展現自己的作品,所以像是TC Lin還有另一部《滑板人》的導演于永傑也是。

《滑板人》也是一部從20分鐘的短片發展出來的長片作品,我們曾經在2011年放映過這部片的短片版,後來片中主角吳孟龍想要再次挑戰金氏世界紀錄,所以導演就繼續紀錄他的故事,《滑板人》講的其實不光是極限運動,也包含了關於失敗的故事。我其實很開心導演把這部作品提供給我們。

回過頭來講《弱雞英雄》,這部片很有趣的是,雖然主角是外國人,但他是來台灣拍攝,剛好這部片有一些台灣的風景、台灣在地的人物,我們本來有要邀請這部片的導演來台灣,但很可惜他在影展期間要去坎城,所以我們目前也在力邀片中有出現的台灣人,希望他們可以一起來看這部片的台灣首映,藉此也可以作一些交流。

其實我們這次放映的另一部片《時尚僧侶新視界》(Monk With A Camera)的主角尼可拉斯佛里蘭(Nicholas Vreeland)也是很常來台灣,台灣因為是藏傳佛教很重要的據點之一,所以他每年都會有一到兩個月的時間是停留在台灣的,像今年二月他才剛在華山辦了一場攝影展,所以這部片其實也算是和台灣很有淵源的。


上左:《滑板人》劇照;上右:《弱雞英雄》劇照;
下圖:《諜戰任務》劇照。
 

除了剛剛提到的這些片子之外,還有什麼影片是你推薦特別不能錯過的?

David:因為我們是小型影展,放映的節目大概在 30 個上下,所以基本上我們每一部片都相當值得推薦給大家(笑),唯一一個比較特別的是,今年我們這次只邀了一個國際短片叫《兩個爸爸一個家》(Electric Indigo),講的是一個小女孩從小生長在有兩個爸爸的家庭裡,但這兩位爸爸其實都是異性戀,現在在台灣,多元成家的議題也有很多人在討論,它並非透過紀錄片的方式由外在來討論什麼是人權,而是透過劇情片的方式來呈現一種新的生活方式,這部短片大概已經獲得全球超過一百個影展的獎項,非常厲害。

圖:除了電影放映之外,城市遊牧影展就像是台灣的SXSW,也有許多周邊的音樂與創意活動,圖為本周六將在西門町紅包場鳳凰大歌廳舉行的開幕電影派對

 

(圖片提供:2014城市遊牧影展)

相關文章
fa174上市
【2018世界公視大展精選─未來‧末日】影展 11部「求生攻略」片單力克厭世感!
2018年南方影展(11/17-11/25)
中影培育中心秋季電影推廣課程【電影先修班】【復古瘋-手繪電影看板】
中影製片廠∣培育中心【調光系列專業課程】
桃園光影文化館2018年11/12月【從異鄉到家鄉】主題影展
【光點台北】2018年11月上映電影資訊
府中15:十一月主題【向電影職人致敬】節目資訊
 
2018「世界公視大展精選」影展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府中15十一月份節目1
影像教育扎根計劃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