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591 2017-02-19 | 影展快遞 |
【柏林】和Sabu一起捍衛幸福:獨家專訪《龍先生》張震
文 / 洪健倫

日本導演Sabu繼2014年的《天之茶助》入圍柏林影展主競賽之後,今年再度以新片《龍先生》(Mr. Long)角逐金熊。特別的是,本片也是高雄市電影投資補助計畫「高雄人」投資的外語片,而且也是Sabu首次嘗試以跨國合製拍攝電影,並且以張震、姚以緹與小童星等非日本演員做為主角。

《龍先生》的故事舞台設在高雄與東京足利市,敘述一位來自台灣身手矯健的殺手「龍」(張震飾)為了行刺去到東京市區,不料行動失敗身受重傷,他在傖惶之下逃到足利市荒廢社區躲藏。在那裡,他遇見了幫助他的小男孩君君與他的媽媽莉莉(姚以緹飾),受毒癮所困的莉莉來自台灣,在日本做了一陣子應召女郎,後來與日本男友生下一子,之後卻不幸被混混用毒品控制。龍在的莉莉身上看見了自己童年的悲慘回憶,靠著日本居民幫忙,弄起了一間小麵攤賣起台灣牛肉麵,在當地大受好評,他便用這些錢來幫助莉莉與君君這對母子。當生活似乎出現曙光,莉莉的黑暗過去卻又來找上門,他們究竟能不能捍衛幸福?

Sabu導演受訪時說,《龍先生》是他想要打破電影框架所嘗試的作品,而且這次他自己畫出每一張分鏡表,在每個鏡頭裡尋找影像的新的可能。張震在記者會上說自己是Sabu的影迷,很高興可以和仰慕已久的導演合作。張震在《龍先生》裡除了繼《一代宗師》後再展拳腳,還小露廚藝:煮湯、炒菜、做手工麵條樣樣來。但是張震和偶像合作的經驗如何?他又怎麼觀察姚以緹首次參與跨國製片的演出,讓她這次有超突破性的演出?《放映週報》在柏林影展期間,特別利用簡短時間專訪了張震,請他分享這次的合作經驗。

圖:《龍先生》有部分場景在高雄取景。
Ⓒ 2017 LIVE MAX FILM / LDH PICTURES

從Sabu導演的影迷變成合作的演員,曾經想像他是怎麼執導嗎?真正合作後的印象又是如何?

張震(以下簡稱震):之前只是很純粹的喜歡Sabu的早期作品,像《跑跑跑》(Nonstop)、《盜信奇緣》(Postman Blues)、《少年大你好神!》(The Unlucky Monkey)等等,Sabu導演的電影裡一直有很獨特的幽默感,幾乎每一部戲裡面都有,用這些幽默感去表現人物內心,但我不會去想像他怎麼拍成影片。

和Sabu導演認識,最早是在蒙特羅影展,後來陸陸續續在許多影展場合見到,只是始終沒有機會認識更多。直到前年Sabu導演因為《天之茶助》造訪高雄電影節,也在台北進行宣傳,所以在朋友介紹下有了機會和Sabu共進晚餐,吃飯時,導演提到他正在寫一個和台灣有關、將在台灣取景的劇本。當時看了劇本,覺得殺手、小孩、妓女三個主要角色的組合很有意思,就決定合作。

到了拍攝現場才知道,Sabu其實是個拍片快手,全部的拍攝工作不到一個月就結束,我的戲份則是20多天殺青,而且他在片尾的一場動作戲,只花了四個小時就拍完。這次導演自己還畫了分鏡表,每一個鏡頭都很精準地照分鏡拍攝畫面。

Sabu拍片的方式比較像獨立製片,劇組規模比較小,機動性也高。我們在拍攝前也會很深入的討論角色的性格與詮釋方式,而他除了給演員很多發揮空間,例如利用即興方式讓演員發揮,也會用很多技巧引導演員表演。

可否談談你在柏林影展第一次看到《龍先生》的最後成果的感想?

震:看完《龍先生》,覺得他對整個電影的構思非常精準。很多事情在拍攝現場我們不一定能夠想像的到,但一氣呵成看下來,就是讓你覺得喜歡他的電影還是沒有錯的。(笑)

從這次合作也到很多收穫。例如幽默的部分,演喜劇本來就難,我在現場不一定有把握能掌握到喜劇效果,可是導演很有信心,他在現場最常跟我講的,就是「沒問題,交給我。」完成後加上音樂與音效,真的就抓到了那個時而詼諧、時而詭異、卻又帶著感動的效果,他真的很擅長拿捏這樣的手法,效果也很好。

Sabu近年的電影始終在追求、捍衛一個「幸福」的理想,而你這幾年也有了自己的家庭,這樣的經驗是否幫助到你詮釋龍先生這個角色?

震:喜歡Sabu的電影,是因為我覺得那些TONE調和我是合拍的,例如追求幸福,或是他片子裡那種特別的幽默感,跟我自己滿像的。

對我而言,詮釋龍先生這樣的角色,在我現在這個年紀確實是比較恰當的。因為我剛剛結婚沒幾年,也剛剛有了小孩,對幸福的感受會更深刻,在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後,我對於家庭、或對人的感情,跟一個人生活是不一樣的。

因此,現在的我在拍《龍先生》的時候,就更清楚這個殺手的孤獨感從何而來,它要追求的幸福是什麼,加上跟小朋友的對戲,我現在已經比較能夠做到「一個大小孩帶著一個小小孩」的樣子,可是你又可以看出來,有些時候龍先生還是有比較成熟的大人的模樣,這就讓我就可以在電影裡面有比較多層次的詮釋。但如果是三十多歲的我來演,可能是沒辦法把厚度作這麼深刻,現在來飾演的時間點比較對。

圖:張震在《龍先生》中和小童星如兩個童心未泯又相濡以沫的好友。
Ⓒ 2017 LIVE MAX FILM / LDH PICTURES

可否也請你談談你在這次合作經驗中,對Sabu導演的認識與觀察?

震:因為語言的關係,我跟導演討論或許不一定多深入,但是在心靈的溝通上是滿夠的。

Sabu導演導演很緬靦,但是心很細,我們在片場常常不是聊電影,而是聊他的家庭,或他人的整個狀態。什麼人會拍出什麼樣的電影,看他的電影就可以知道他的性格是什麼樣子。

姚以緹在《龍先生》的表現也非常亮眼,而這也是她第一次和參與跨國合作的電影創作,可以談談這次你跟她的合作經驗,還有在拍攝現場的觀察嗎?

震:姚以緹滿有潛力的,雖然她的表演經驗不是特別豐富,但他天生有很好的特質。看完《龍先生》,覺得她有很多場戲都做得很好、很到位,除了導演與整個劇組的幫忙,她自己也非常用功,莉莉這個角色對她的難度應該很大,因為她不會日文,又要再陌生環境工作,還有適應日本劇組的工作方式,但是姚以緹在現場的狀態保持挺好,對她而言也應該是很好的經驗。

我和她的對手戲合作滿好的,我們的戲份鏡頭都不是特別長,加上導演有特別想要的樣子,做到就好了。而看了她在電影中其它的戲份之後,也覺得姚以緹的表現特別出彩。有趣的是由於姚以緹飾演的是一個在日本住一段時間的外國人,這次她也特別提早去日本住了一段時間適應環境。我對日本比較熟悉,也會一點日語。所以這次我們兩人的狀態剛好相反,姚以緹是不熟悉要演很熟悉,我則是熟悉要演不熟悉。

圖:姚以緹在《龍先生》中演技突破自我。
Ⓒ 2017 LIVE MAX FILM / LDH PICTURES

相關文章
Fa180上市
己亥年《國影本事》第十四期冬季號
「眯電影:台語微電影創作」徵件中,4/15止
【桃園光影文化館】配合疫情管制,3/25至5月底,放映場次、親子課程及講座活動全部取消
【府中15】2020年4月主題「海洋之聲」節目資訊
【光點台北】2020年4月上映電影資訊
第七屆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阿尼瑪 國際徵件開跑!(2020/4/30止)
高雄市電影館VR獎助計畫徵件(4/30止)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2021台北藝術進駐」徵件(6/8 12:00止)
 
府中15四月份節目1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影像教育扎根計劃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