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605 2017-08-04 | 院線 |
電影裡的「雜訊」是否拖垮了《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導演  九把刀
演員  鄧育凱、蔡凡熙、陳珮騏、劉奕兒、林姵妡等
出品  台灣/2017
發行  威視
文 / 洪健倫

我們該如何評價九把刀的第二部長片《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許多業界電影人對本片評價不俗,認為《怪物!》是一部執行度很高、完全原創的作品,非影視科班出身的九把刀從首部長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到《怪物!》,在導演能力上有的顯著的成長;在網絡媒體端,電影初上映時,在網路上搜尋本片片名,則可看到有媒體報導標題以「恐怖片經典」、「類型電影模範」為本片定位。對我而言,經典、模範可能過譽了,同時,不論是電影人或媒體人,在他們談論《怪物!》的文字裡必定會提到它「不是完美」。對我而言,《怪物!》時有驚喜,但更多的是疏離感——究竟這部電影好在哪裡,不完美的地方又在何處?我想試著透過這篇文章來探討。

成功打造好起點

相較於《那些年》,《怪物!》沒有執行導演,九把刀完全包辦編導工作,而攝影執導仍是與《那些年》的老搭檔周宜賢。確實可以看到九把刀在運用視覺語言的能力上有顯著提升,我們在電影開場,大小怪物吃人到返回藏身處這一場戲,透過景框構圖與攝影機運動建立詭譎氛圍的方式非常靈活。製作預算的提升,也讓整體影像質感更上一層樓。

論及《怪物!》故事題材,九把刀一反《那些年》的清新校園純愛——因此在電影開場,大小怪物吃人的血淋淋特寫鏡頭畫框外,被害者的收音機先是播放了高中純愛故事的幻滅,接著又響起《那些年》的電影主題曲——他用一則暗黑高校故事,將現下社會各界關注的校園霸凌議題,結合上人性善惡本質的探討,透過人與怪物的對照凸顯反差。從劇本來看,透過這些原創元素的結合,九把刀的確為《怪物!》打造了很有商業潛力的起點。



故事裡的「雜訊」

但當故事正式開展,我卻發現自己很難進入電影之中。思索箇中原因,我或許可以把這些原因叫做「雜訊」——有些來自於詮釋手法,有些來自於劇情元素,有些則來自視覺資訊。在詮釋手法上,雜訊來自主要角色在表演方式上的層次,《怪物!》的情緒表演方式幾乎都是以100%的力氣來表現,然而,不論是輕蔑、恐嚇、生氣、訕笑,儘管演員在鏡頭前火力全開,這些情緒卻亦發表象,這樣的狀況多了,更有種被轟炸的疲乏感。

來自劇情與畫面訊息的雜訊,則是時不時讓人分心,猜想它背後的用意,反而讓入戲的情緒頻頻被打斷。劇情的雜訊有時是搞笑橋段的失手,有時則是某個不知所以然的安排。例如林書偉與班上老大段仁豪(蔡凡熙飾演)和兩個小弟在獨居老人公寓裡的兩場戲,段仁豪小弟數次的插科打渾,對於劇情的干擾可能大過幫助。

而老人公寓裡唯一有名字、透露身份背景的,是老牌演員乾德門飾演的外省大刀隊老兵李榮峰,這個角色的出現一開始令人眼睛一亮(自從抗日電影之後,台灣電影中幾乎沒出現過大刀隊軍人,令人好奇影片想說什麼?),但很快就會令人懷疑:這個大刀隊老兵的出現,是否只為了替「謝謝你,刀大」這句台詞服務。

畫面訊息的雜訊一樣與無助於劇情。例如林書偉在講台上被公審,他身後不遠處黑板的值日生欄寫著「柯景騰、周宜賢」的名字,在敘事中提起柯景騰、刀大,或許是為了服務刀迷的彩蛋,但這樣的置入與劇情間有什麼關係呢?或是大怪物到補習班大開殺戒時,鏡頭上教室門板明喻國民黨的「689」門牌在沒有劇情的鋪陳下曇花一現又消失,亦不算是有效的作法。

 

是宣洩還是說服?

就像段仁豪跟他的手下向林書偉說的「打你好玩啊!」,《怪獸!》片中之所以被置入了這些「雜訊」,是否也是因為簡單的「好玩」、「爽」,或「酷」?除此之外,《怪物!》呈現的世界裡,人的惡意不需要理由,大多數人都有著邪惡的本性,反而彰顯出吃人怪獸的單純良善。主人翁林書偉是唯一曾在善惡之間掙扎的角色,卻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這一黑暗面,甚至對包含自己在內的世界進行報復。綜觀全片,編導一手包辦的九把刀,似乎也在透過角色、環境的設定,報復這個暗黑世界。因而,班上同學的人性並非逐步崩解,而是一開場就已全面崩壞,班導師從一開始就也已經是徹底的偽君子。換言之,九把刀從一開始就全面否定了其他的角色(除了被排擠在教室外的女同學百合)。或許看他們無極限使壞,很容易激起觀眾的憤慨,看到惡人受罰,也令人暢快,但是這些角色是否淪為單方面為導演目的服務的棋子,而少了紮實的人味?而這些看起來「好玩」、「爽」,或「酷」的「雜訊」,與極度扁平化的周邊角色,反映的創作心態是否意味著創作者一味企圖宣洩他的不滿?

我認為電影的敘事是一種說服的過程,我們要透過事件、行為、角色各個層面的鋪陳,盡可能引導、引發觀眾共鳴,進而說服觀眾認同創作者觀點,或至少相信我們呈現的世界、生活經驗確實成立。在《怪獸!》前大半部,我認為本片是沒有嘗試說服我們的。但影片後半仍有些許出彩之處,例如在KTV中林書偉與段仁豪的對峙節奏掌握得宜,讓兩個角色的關係與個性開始複雜;在影片尾聲,從段仁豪打算引來大怪物到影片最終,透過林書偉、班上同學、怪物之間的對照,林書偉的憤怒與挫折,才著實一拳打在我們的心頭。

 

 延伸閱讀
 
 604期【放映頭條】
 

九把刀的才華,在於他總是能夠很快的抓到社會脈動,或是人性的某一特點,他在電影中不按牌理出牌,也是重要的個人特色,但他未來能夠如何將他的觀察深掘,轉化為更有肌理的角色,並將他的獨有創意融入情節發展,會是未來持續考驗九把刀身為導演與小說家的課題。

相關文章
【新北市國際華人紀錄片月】 11.15首度開跑
【桃園市政府文化局】2017年度桃園城市紀錄片觀摩講座
【2017世界公視大展精選─真理的叛逃】影展 12.1起 台北、台中放映
【光點台北】2017年12月上映電影資訊
【高雄市電影館】大衛林區經典重現影展 12/14(四)-12/28(四)推出!
【府中15】十二月主題──巨匠與名作
【臺南藝術大學】動美所碩士班「影像美學組」招生中!
【TIDF】第11屆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即日開放徵件!
 
林摶秋導演《丈夫的秘密》數位修復版大公開
乒乓少女大逆襲
我為愛做過的傻事
巴哈旺大飯店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