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626 2018-07-15 | 影人 |
龍祥電影台世代的電影心聲
專訪《切小金家的旅館》導演林冠慧
文 / 但唐謨 訪問 / 但唐謨、陳煒智
一部風格詭譎的恐怖喜劇《切小金家的旅館》上週舉辦了口碑場,吸引了各年齡層的影迷;年輕觀眾對這部片反應熱烈。在社群網路上,大家對這部片獨特的影像敘事,以及各種新奇的「梗」都印象深刻。這是林冠慧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但是她之前已經拍過許多創作短片,也曾以公視人生劇展電視電影《時代照相館》(2009)獲得金穗獎優等獎。《切小金家的旅館》以新鮮的風格,強大的美術,結合台灣偶像演員,港片搞笑老將,青少年次文化的引述,以及龍祥電影台播放的老港片,呈現了一種奇異的電影生命感。本期【放映頭條】專訪林冠慧導演,聊聊這部電影的大大小小:


——主角的名字很奇怪,到底「切小金」這三個字是怎麼來的呢?

我本來單純只是想拍一個染金髮的高中生,想像人物造型的時候覺得金髮很帥,乾脆叫他小金吧。因為當時剛好在想一句台詞,我希望他到學校去因為這個姓而引起一些困擾,老師跟他對不上頻率,一開始就產生隔閡。姓「切」是因為它很像不屑時發出的聲音「ㄑㄧㄝ ˋ」,於是就用切當他的姓。至於有沒有這個姓?可能沒有。但所有人看到他的金髮,沒人叫他切同學,都叫他金同學。

——這部電影定位為恐怖片嗎?片中的許多空間設計,以及故事,是如何發想的?

這部片定位在恐怖喜劇。旅館是可以想像的恐怖空間。旅館來來去去,多少都死過人,很適合發展靈異故事。但是這部電影的想法是來自腦子裡冒出來的一個畫面,就是爺爺奶奶穿著壽衣,面無血色,從衣櫃裡面冒出來。製片人曾問那對老人家在幹嘛?我很直覺地說,他們不論生前或死後,都要守著他們建立的旅館,因為這旅館是他們的夢想。

這空間一定要是個對外營業的地方,人來來去去,故事才會多。一個地方很多人來來去去,但是一定會留下來某個無法抹滅的東西。而旅館再加上恐怖元素,就會更容易。我們住旅館都會有敲門沖馬桶開燈等儀式。所以大家對「旅館有鬼」這件事已經先入為主。但是單單旅館可能會很無聊,所以外面要分出很多區塊,即使是在同一個地方,也要有不同的畫面,跟不同地方發生的場景,所以才會出現溫泉。

鬼從熱水裡面跑出來這件事,現在想想有點蠢。像《鬼水怪談》,鬼都是在水管水龍頭,冰涼的水裡。但是溫泉很熱很燙,還有鬼躲在那裡面,我現在突然覺得好奇怪,好熱⋯⋯

無標題

——這家旅館的招牌就叫做「OO溫泉旅館」,滿滑稽呢,這又是怎樣呢?

我們還是希望切小金繼承旅館之後,可以把扛棒改成他自己想要的名字。所以先用「OO」代替。當我寫劇本的時候,在還沒有正式取名字之前都會用OO,所以很習慣地畫兩個圈圈。爺爺奶奶也沒有想過幫旅館取名,希望等到孫子進來再幫家族取個正式的名字。所以OO真的就是隨便用。

——電影充滿很多很新鮮的梗、小細節,請教一下你如何去構思的?構思這麼多東西,應該很累吧⋯⋯?

其實還好(製片許勤婉註解:如果你熟識她的話,你會知道她本人就是這樣)。只要把我的日記拍出來⋯⋯「窮」這件事情我很擅長,只要一窮就會有很多笑話出現,當你優渥的時候,反而寫不出這些東西,例如蘭若寺那個梗,真的是我跟製片發生的事情:看到一家便宜溫泉,一個人50塊,可以隨便洗,我們就騎車上陽明山;那家溫泉密閉沒窗戶超級髒,我們就思考該怎麼出去,同時要把這50塊拿回來。於是就編個理由說我生理期不能泡溫泉,經過一番互相遊說的過程(為了區區50元),50塊終於拿到了。拿到錢一轉身,我就跟製片說,這裡根本就是蘭若寺⋯⋯我認為只要白天看起來是廢墟,晚上看起來金碧輝煌的,就是「那種」店,所以我寫劇本的時候會把蘭若寺用進來。很多梗都是來自生活,再轉轉轉⋯⋯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無標題

——〔陪同受訪的良人行影業(本片投資方)的營運長丁長鈺小姐,看到口碑場的反應,顯然很有感覺,非常興奮地補充講道〕

這部片有很多很不經意的搞笑,組合起來,變得很不老梗。導演絞盡腦汁去想笑點,因為不想讓別人認為是老梗。確實大家很容易被這些梗戳中。很多小點小梗都是不預期地埋在劇本裡。導演很怕被人講老梗,所以花了很大力氣去開發「新梗」。但是我們也不希望把一些梗的象徵意義講死,希望有開放的發想,不要有標準答案。(林冠慧導演補充)聽說有觀眾把片中的壁虎解讀成:爺爺奶奶所放的行動式監視器,我就很喜歡這樣的東西。但是他們有錢去弄監視器,卻不去整修旅館,把所有的錢都花在⋯⋯那兩隻⋯⋯壁虎???(編:真的想太多)

——三個男演員之間的默契非常好(切小金/張庭瑚飾、魯群/林鶴軒飾、小公主/洪言翔飾),很難得的合作表演,請談一下這三個男生的選角、工作和相處狀況?

其實當時並沒有設定片名叫做「切小金家」的旅館,三個男生都是男主角,他們之間的化學效應非常好,他們因為這部片而熟識。他們的互動我也很喜歡。

選角我先從切小金開始講,切小金我幾乎沒有第二人選,就是張庭瑚。為什麼會選他?有人質疑張庭瑚可能不夠好笑,因為他以前的作品都很嚴肅。但是我就覺得可以,我不想找個非常綜藝的演員來演喜劇,喜劇不是故意要告訴你:我是個喜劇喔,那就慘了。我覺得庭瑚他非常符合我想像中角色的樣子。我直接鎖定要找他來演。

無標題

選切小金是最輕鬆的,至於魯群就有點難找,因為他必須陰沈,又要討喜。很多陰沈都不討喜,一旦不討喜,沒有觀眾緣就慘了,所以找魯群找得非常辛苦。我面談過很多其他的人,但是心裡都有疑慮,我比較喜歡用直覺去選角;一旦我有了疑慮,對方一定會知道,表示對方一定有什麼東西不對勁,我就會怕,怕失去信心,失去信心我會導不好,所以一直找不到魯群這個人。

有一次開小公主的選角會議,桌上都是小公主選角的照片⋯⋯我覺得大鶴(林鶴軒)是不是有塞錢給誰,他的照片就混在裡面,他憑什麼有公主的感覺,噁心死了(編:哈哈哈),而且他的照片是一般的超級素人照,完全不是沙龍照,印象中好像有個吊橋,他站在那邊,非常無聊。我就拿起來看,問製片說:這個人像不像魯群?後來我才知道他演過少女時代,但我根本沒注意過他。後來製片回去找「康熙來了」最佳綠葉篇,才看到大鶴。

所以大鶴是這樣選到的。林鶴軒很白癡,後來因為某些原因,不能馬上告訴他說,你已經中啦。我還是要走個程序讓他去試鏡。他就是很智障,給他三頁腳本,叫他回去背。pdf 要往下拉,還有二、三頁,但是他只看了第一頁,(後來)才發現有二、三,他一緊張臉色就發白,開始流汗,就(在試鏡)演出了魯群。

無標題

小公主也很不好找,有的男演員看到是小公主這角色,可能並沒有深入問我這角色要演什麼,什麼樣的表演方式,他們就先入為主,覺得是要這樣演戲(蓮花指),反抗感就會出現。我在試鏡時就會看到他們的反抗心,只要我們覺得有一點點疑慮的,我就不敢用;後來也是找半天,才會出現那個選角會議。

有一天我上「台灣藝人-台灣偶像劇場」網站看到洪言翔的照片,只有這麼小(用手比),我完全不認識他。但是覺得那張照片好像還不錯。於是開始翻找他的作品,找幕後花絮。我都是找幕後,因為幕後比較真實,你可以看他這個人在鏡頭外的樣子。後來我們就約見面,見面前還是會緊張,想說到底這個直覺對不對呢?後來談完話,我跟製片在旁邊高興到不行,因為他就是小公主。我好喜歡洪言翔,他好謙虛好誠懇。他們三個人都有很謙虛很棒的特色,湊在一起很協調,可以有互補。他們私下相處也很自然。

至於羅家英和朱咪咪兩位香港演員。我先前已經見過他們,但是當他們來到台灣,要跟你們一起工作,我會有點緊張。那三個比我更緊張,我會被他們影響。他們看到偶像進來了,就像片中他們看到鬼腳出現,很緊張。三個人的樣子跟他們的角色真的很像,就是那麼自然,可愛~~~

無標題

——林鶴軒飾演的魯群,看過的人都印象深刻,想問一下和他工作的趣事?

我對演員要求有點嚴格,我不上表演課,表演課是基本該具備的東西,我喜歡排戲,尤其是喜劇。我不太准改台詞,如果可以自己亂加即興,很多tempo和味道會不見。所以我希望他們死背活背要背熟劇本。當他們滾瓜爛熟,有了自信之後,他們就會往上開始加自己的東西,但是不偏離劇本本身,而且會更好。排戲現場長出來的東西我會寫在本子裡。

大鶴的戲有時候我會不喊cut,讓他繼續往下演。剪接不一定會用到,但是我會用到下一場戲。例如有一場他被小金和公主摀住嘴,因為他在看恐怖照片一直亂叫,我就故意不喊停,叫到最後好像沒得叫了,缺氧嘛,他就翻白眼昏倒了,那是他自己加的,頭往後一仰就死了。這個東西很好,用在這裡之外,後來他被爺爺的血吐了一臉,演的時候也是一直叫叫叫,我就跟他說你就把翻白眼昏倒加進去。

他們丟給我的現場即興,我可以把它加到後面我沒有拍到的場次。三個人都會一起想想接下來有沒有更好玩的東西,大家心裡都很安穩,都知道固定的台詞是什麼,不會跑偏。不會亂加也不會減少。

至於鶴倒在地上,整個人敞開變形的姿勢,其實很簡單。我就要他倒個最奇怪的姿勢給我就對了。他就在那邊扭啊扭,就扭出來了,他反正很會扭~~~台灣很少這樣很欠打,很糟糕,又惹人喜愛的演員。

無標題

——這部片全部採用棚拍,要不要談一下棚拍過程?

我很重視畫分鏡,一切拍攝都跟著分鏡在走,這部片的鏡位和演員動線等等,不太可能實景。包括拉鋼絲,地上撲粉,還有側面鏡位⋯⋯我不能把人家的牆踹開啊。找不到這樣的場景,所以一開始就決定搭景。棚拍很過癮,但是就是沒日沒夜,一進去出來都完全不知道日夜晨昏。

——整個旅館包括舊家,都是一次搭完?

要拆。台灣最大的棚只有阿榮。阿榮最大的棚子當然塞得下旅館主鏡,但是如果需要更大的鏡位就沒有了,如果我要拍個旅館最ㄌ尢的景,就拍不進去,我們得把溫泉的戲趕拍拍掉,再把溫泉整個拆掉。而別的棚同時在搭,秘密通道也在別的棚。拍完舊家拆掉,再開始搭秘密通道。所以必須有很縝密的計畫。

旅館是故事發生最主要的場地,實景真的沒辦法。我們也有想過讓小部份用實景拍,但是調性怎麼辦,必須跟旅館的調性銜接得住;天氣影響也很危險。我不能專心拍黃昏,無法要求天黑它就黑天,有些現實考量無法拍實景。

——關於這個旅館主景的設計,談談導演跟美術設計的溝通狀況?

美術指導是我10多年的朋友,是一位很厲害很講究的美術。在畫圖之前,他跑去看了許多相關有歷史的建築,然後繪出一個有很多曲折拐彎的內部走道設計,以及滿精緻的結構框架,例如八角窗等等所結合出來的建築體。但當我看到這個其實精美的圖時,我卻打槍了,我知道這一定讓他感到挫折,並不是我不喜歡,而是因為我在寫劇本時,橋段跟演員動線其實已預先設計好,這些情節與動線甚至構圖是與環境的設計非常非常密切,所以場景本身在設計出來之前就已經有了固定的框架。

另外就是,小金家族克難蓋出的旅館,有一個大重點,就是「窮」,過多複雜細緻的結構,會讓旅館看起來會太過富有。並且,小金家族所蓋出的旅館樣貌,也必須與小金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的人設背景息息相關,它帶著日式感的原因,是因為我設定小金父親原是名導遊,在帶團赴日旅遊時遇到太太,所以很自然地溫泉旅館的形象想法就會摻雜他們當年相遇的場所。而日式的迴廊窗門的位置形體,其實追究起來,也是受中式建築影響,加上一些特殊有趣的擺設物,以上所有元素的綜合,即滲入了爺奶的特殊審美觀下的喜好,以及最重要的—兩人窮酸死要錢的性格。

在有限制的框架下,厲害的是美術指導還是發展出了很有味道並使視覺多層次的內部設計,例如可阻隔視線時而也可穿透的道道拉門設計、透光可見身影晃動的紙窗門等等,這些都讓我們畫面更為豐富有質感。

——可不可以用輕描淡寫幾句話,來形容這部電影的視覺風格?

我很喜歡魔幻的東西,我喜歡它們看起來是漂亮的。人已經過得很苦了,太多的生活壓力⋯⋯每天趕捷運的上班族,他們真的會想花錢看一個讓他們完全放鬆的東西,而不是要思考去挖掘人性黑暗。那種片還是需要的,但我比較喜歡奇幻的東西,會漂亮。

這部片的攝影風格,因為是喜劇,所以我會設計人物都有點對稱和置中。我覺得那樣看起來帶點笨笨的趣味,剛好符合角色。這故事的角色都有點荒謬,天真,傻傻的:爺爺奶奶想盡辦法維持旅館的生存,三個男孩各自都有相信的事情,智商都有點低,所以人物置中,鏡位感覺就有點笨笨的樣子。

無標題

我非常愛看漫畫,分鏡會比較偏愛漫畫式。但是我的拍法比較累,因為分鏡數量很多。我畫了1000多顆鏡頭,是很嚇人的;因為我得思考如何剪接,如何接鏡位,所以鏡頭會很碎。至於光線,其實我們都有設定鏡頭裡的光源。雖然是同一間旅館——攝影師有提到——就算同樣是黃昏,光線來源會是不一樣的,他會去設計。就算同一個夜景,月光的來源會不一樣。他會設計讓旅館有點變化,有鬼出現的時候,光也會變,光線會比較陰暗。還有地上灑粉,除了是要踩鬼腳印之外,整個觀眾會又看到不一樣的狀態,好像下雪,光線又不一樣了。

灑粉的部分最後拍,不能用易燃的麵粉,很危險;所以得去研究用什麼樣的粉又白又細又安全,最後用滑石粉,就是嬰兒爽身粉的原料,但是進得去出不來。我們都吸了很多,尤其是演員,他們滑進滑出,還要在裡面打鬥,都吸了大量的粉。儘管如此,我還是喜歡棚拍,有安全感。

——這部電影戲耍了許多性別的玩笑,也有大量的「腐」趣,滿扣合流行次文化。請導演談一下如何處理性別這件事?

無標題

這部片在性別上,最明顯的是小公主,我不喜歡把他刻板化,但還是不免有精油蠟燭的設計,讓他看起來有點刻板化;可是我認真覺得他就是個喜歡精油蠟燭的人,為什麼不行呢?這些東西也會變成笑點,精油蠟燭本來是要放鬆,後來卻被用來保命驅鬼。我們也詢問同志朋友這會不會得罪,其實他們自己也很喜歡開自己玩笑,我覺得這些東西沒有什麼不能講的。言翔分精油蠟燭的戲:你的是薰衣草,橙花,肉桂。言翔問我這一段該怎麼演?要演得很「那個」(陰性)嗎?我就說,你就像要分麥當勞,你的是大麥克,這是你的麥香魚⋯⋯那是很自然的呈現。即使喜歡精油蠟燭,表演起來的感覺是一個再自然不過的東西,就不會有負面的東西跑進去。

在電影中展現陽剛氣質的瑤瑤,還是個非常浪漫的女生,只是她不自覺自己(比較陽剛)的動作。她不會很粗魯,但是她力氣真的很大。我只是單純去想怎麼樣會讓電影比較有趣。

關於百白(飾演校園大反派蝙蝠),我是在看也有大鶴的「康熙來了」最佳綠葉篇那集,意外看到百白跟大文,看到她們就覺得,不行,怎麼擠也要擠出角色給他們演,因為很喜歡他們兩個。原本的蝙蝠是個男生,就因為看到她們,蝙蝠就變成了蝙蝠姐,但是角色設定完全不改。「她」就是蝙蝠,為什麼不行?小公主就是喜歡小流氓這樣的女生,他自己選擇自己所喜歡的,一切都很自然。

無標題

——林導演的作品風格,跟過去台灣導演不大一樣,可以簡單講一下你看電影,喜歡電影的過程嗎?

我記得第一部電影是《E.T.外星人》,那時候我五歲,我哥大我五歲,他買了一個小小的E.T.模型,咖啡色,臉皺皺的,好恐怖,每天晚上我把書櫃的東西搬到前面,把E.T.模型放在後面擋起來。我覺得它很恐怖,因為我不知道是什麼。我爸媽看到我每天做同樣的事情覺得這樣不對,他們覺得不能這樣子搞,就決定帶我去看那部電影E.T.,看完後我哭死,好感動,可是我明明就不識字,也聽不懂英文,但是看完我是哭著出來,然後每天抱著E.T.,還幫他蓋被子睡覺⋯⋯這樣的電影可以讓一個不識字,聽不懂語言的小孩子懂這故事,還看到痛哭流涕。這是我想要的講故事方法。

後來再大一點,我發現自己好喜歡講故事。我看到每一部洋片,心情都會上上下下,我會記下台詞和故事,寫在一個本子裡,講給同學聽。到高中我不再寫了,但是我會講給同學聽。我小時候會編故事,還留著,但要找,有點像小劇本,都是恐怖故事。我很喜歡恐怖故事,小五的時候我看《大法師》,嚇死了,好可怕,晚上睡不著,一上床就開始想,但是我還是看,覺得那個過程很享受。看洋片的經歷一直影響到我,以及為什麼我喜歡用電影去講故事。

——香港電影,龍祥電影台,你會看嗎?

會會會。每次重播都會看。尤其是林正英系列,晚上看到都很開心,還有嘉禾的片頭:登等登等登等⋯⋯聽到那個聲音就會很興奮,那是小時候很重要的記憶。

無標題

——你為什麼那麼喜歡「低級」的東西啊?你也會喜歡比較「高層次」的藝術片嗎?

老實說,我已經過了喜歡藝術片的時期了。大學時候,我也吸收大量藝術電影,看很多文青書,但是我的本性真的不會把自己也搞成那個樣子。那些都只是吸收來的養分而已,不管塔可夫斯基,奇士勞斯基,都是大學時候的養分,吸收了,它就是你的。當我在畫分鏡的時候,會隱藏一點他們的做法,但是我不會去copy他們而拍個史詩片,那真的不是我想要的,你永遠不會是他們的第二個,而且那離觀眾實在是太遠了。小時候看E.T.,他跟我沒距離啊,我比較喜歡貼近大眾,比較喜歡讓觀眾被娛樂到。他們把票錢給了我,他們獲得滿足,我也拿到錢,看到他們笑咪咪我也開心,這才是我遠大的目的,我希望大家都從電影中獲得娛樂。恐怖片也是,我也在其中得到很大的滿足,那那種很文青的東西,我現在已經無法了。那些話,不是人講出來的話,我喜歡有血肉的對話,不然我會聽不懂~~~ (編讚曰:好酷的導演)

這部片的理念:恐怖可以讓「感情增溫」,也是恐怖片的最高指導原則。談談你個人對於恐怖電影的感情吧?

小五看《大法師》把我嚇壞,現在看還是經典,但是我已經過了這階段了。最早接觸的西洋恐怖片是吸血鬼,很久以前在客廳看的黑白片,看完不敢回房間。我很奇怪有些人真的無法接受恐怖片,我無法體會他們體會到什麼,他們真的是一點點也看不得;但是我就好喜歡那種緊繃高壓的感覺,看到不可怕的會生氣,後來大一點就開始看恐怖片,看虐殺片,再大一點,日本恐怖片出現了,不得了,太驚豔。他們不用聲音嚇人而是用氣氛,我很喜歡他們整體營造的感覺跟表演的方式。後來我常進電影院看恐怖片。

我覺得我拍《切小金》為什麼一開始就沒有要拍恐怖片或是鬼片,因為我無法超越,恐怖片要超越太難了,在我還沒辦法想出新意去超越的時候,拍純恐怖片有點困難。剛好我很喜歡《驚聲尖「笑」》(Scary Movie),好喜歡,我會背台詞⋯⋯不是《驚聲尖叫》(Scream)噢,我覺得好蠢,是《驚聲尖笑》——低級的那一個~~~(編:突然好想把《驚聲尖笑》1-5集都找來看)

相關文章
fa175上市
【鳳甲】第六屆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至2019/1/20),主題「離線瀏覽」
【北美館】2018台北雙年展(至2019/3/10),主題「後自然:美術館作為一個生態系統」
【府中15】2019年1月主題「亞洲連線」節目資訊
【光點台北】2019年1月上映電影資訊
2019第十屆臺灣國際民族誌影展徵件(至3/10止)
「台灣華文原創編劇駐市計畫」徵件開始(3/16止)
2019台北電影節雙競賽開始徵件!台北電影獎20年來首度增加個人獎項入圍名單
【國藝會】紀錄片創作專案 1/16-1/31受理申請
 
第八屆「台灣華文原創編劇駐市計畫」徵件開始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府中15一月份節目1
影像教育扎根計劃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