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514 2015-07-06 | 影展 |
鬍渣不想刮乾淨的猛男:卡文 KAHVN
導演  卡文
演員  
出品  菲律賓
發行  2015 台北電影節
文 / 但唐謨

看菲律賓導演卡文(Kahvn de la Cruz)電影的第一印象是:很難想像他的劇本是怎麼寫/想出來的,或者,真的有劇本這種東西嗎?他的電影自由奔放,大街小巷到處闖,想到哪攝影機就拍到哪。卡文的電影的感覺就像導演本人的大頭照,一個鬍渣不想刮乾淨的猛男,一種原始,粗獷的質感。

卡文電影中強烈的視覺感一大部分建立在「顏色」。「黑白」顯然不是他的菜,他總是會從環境中尋找到最飽和,對比性最強的顏色,例如人身上的衣服墨鏡,店鋪的招牌,路面上的稀泥積水,路邊攤的食物,身體,頭髮,汗水,甚至字幕的顏色……屬於第三世界的菲律賓/馬尼拉或許並不亮眼,卡文卻從中尋找到了菲律賓環境中最生猛,最有生命力,最鮮麗的那一部分。

卡文電影也改變了傳統看電影的經驗,百多年來人類看膠卷電影的記憶通通不見。即使數位攝影已成主流,大家仍對膠卷懷著鄉愁,努力模擬膠卷古意的質地。卡文的視覺毫不體諒地暴露/讚美數位攝影的不一樣/不完美,格與格之間的不連續並非玩藝術,根本就是數位攝影機械的缺失/特色。我們會覺得很熟悉(天天都在玩手機攝影),但是也很遙遠(那不是我們熟悉的電影經驗啊)。

然而卡文電影中的血肉,還是來自他血脈中的菲律賓。從馬可仕政權結束後的菲律賓社會,直到暴力黑暗的馬尼拉。他描述的菲律賓並不清新,但是卻幽默活潑,處處可爆發能量。《吃土一族》有一個皮膚黝黑的超級大嬰兒,成天抱怨每餐都在「吃土」,他只希望生日那天不要在「吃土」。她的姊姊拍A片,哥哥混黑道,媽媽吸毒,爸爸做壞事,祖父是個殭屍……黑暗迷離的《吃土一族》以瘋狂隱喻性地描繪出一個變形的菲律賓社會,儘管又黑暗又暴力,卻是個名符其實的「喜劇」。

卡文的電影引述了許多菲律賓流行文化。《馬尼拉的毒牙》,以一種奇特的方式「諧擬」一部進入電影史的菲律賓寫實片《黑暗魔爪》,光頭惡棍一路跟蹤美女,進入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兩組虛構的故事互相指涉呼應;描寫殺手和妓女的愛情的《殺手悲歌》的靈魂則是菲律賓的流行歌曲,整部片沒什麼對白,而以音樂,大明星(淺野忠信),愛情,以及深幽燦爛的黑暗視覺,串出一個極度暴力的電影詩。 


《殺手情歌》

相關文章
TIDF DOC NIGHT
近期徵件訊息
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DOC 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