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657 2019-11-06 | 院線 |
《陽光普照》:命運之輪與巴斯卡式賭注
導演  鍾孟宏
演員  陳以文、柯淑勤、巫建和、劉冠廷、温貞菱、尹馨、吳岱凌、許光漢
出品  臺灣/2019
發行  甲上娛樂
文 / 塞吉雄 圖/甲上娛樂提供

鍾孟宏導演這次的作品《陽光普照》,是一部溫暖的電影,對於電影所講述的故事而言是如此,對於影像及電影配樂所呈現的調性也是如此。相較於前作《一路順風》透過計程車和公路電影的架構去開展兩個主要角色對於家庭、人際情感連結的反省,這次駕駛的隱喻讓位給了另一個陽光與陰影的隱喻而退居次要元素。鍾孟宏在這部片中圍繞著「太陽」講了一個環繞著陳建和(巫建和飾)一家人的、關於悲喜交雜、歲月流轉的故事。

整體而言,這是一部非常工整且執行得非常到位的電影。我們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部電影在各個層面上都簡潔、工整、而緊密。從電影的名稱開始,「陽光普照」就緊扣著題旨「太陽」(英文片名A Sun)和「一個兒子」(a son)的諧音雙關,從題目上就暗示了陽光和陰影兩個在電影中不斷辯證的主題。在敘事上,電影情節推展節奏明快,即便片長超過兩個半小時,卻絲毫沒有一刻令人感覺沉悶,或者對片長感到一絲不耐。在演員表演上,以家庭劇為主要基調的表演風格時而穿插一些令人發噱的喜劇台詞與表演,像是數場阿文(陳以文飾)在教練車上道路駕駛的戲。角色的部分,原先有著對立設定(老大/老二、高材生/小混混、積極正向/悲觀頹喪等等)的人物也不單只是成規人物。不論是陳建和從外放的小混混壞痞子轉變為奮力贖罪著撐起家庭的男人、或是阿文從一個帶有外強中乾的苦悶中年駕訓班教練轉變成一個因為對於孩子與家庭的愛而向命運憤怒一搏的人。原先看似平板的角色,卻在劇情的推展間有了令人驚異的角色深度。

無標題

然而,這部電影也不單只是單純魯蛇奮鬥翻身的勵志電影。在敘事上,我們可以透過平行剪接或者單純的前後並置,多次看到片中各個主角,在生命流轉的過程中所遭逢的好運或壞運,往往是同時發生。往往某個角色的人生漸有起色時,另一人便要蒙受打擊,人生中的陽光與陰影似乎總是相生相伴、輪轉而生。就觀眾的情緒而言,我們也學著漸漸不跟隨著劇情的禍福起落而心情上上下下,而是慢慢地學著用更平靜開闊的視角思索生命中陽光與陰影。在這部電影的各個層次上,我們都看到電影非常工整地在兩種狀態間切換,呼應著作為影片主題的「太陽」隱喻。

因此,我們或許可以辨識出,平行剪接或者前後並置在這部電影中並不單存只是電影敘事的剪接技巧。透過平行剪接,電影中的「陽光」與「陰影」得以產生關聯,而不僅僅是作為影片中的兩個不同部分。也因為如此,電影角色的人生中的「陽光」與「陰影」才有了交集。在這裡,平行剪接或者前後並置於是有了一點智識蒙太奇的意味。透過平行剪接與前後並置,觀眾因此能夠思考人生中,而不只是電影敘事上,「陽光」與「陰影」的交替遞嬗與相伴相生。

(以下有雷)

然而,在《陽光普照》這部片中,有一件事並不如其他的事情一樣流轉而相生。在這部電影的劇情中最大的轉折點可說是陳建豪(許光漢飾)讓人意外的跳樓自殺。作為一個因為沒考上第一志願的醫學系而要重考的優秀學生、他同時也善解人意、體貼、願意主動付出。在弟弟被關進少年輔育院的同時,他也是家中的驕傲。因此他事前看不出跡象、令人意外的墜樓身亡,也使得所有人感到震驚。

如同前述所說的,一如片中陳建和在少年輔育院內的輔導小間中所點出的,陳建豪的生命就在片中那個當下就嘎然而止、不再有了。即便他後來以鬼魂的形式現身,並扮演了爸爸阿文與家庭、尤其是與小兒子阿和和解的關鍵推力,但他的生命就此止息卻仍然是無可爭議的。在一段透過畫外音所呈現的自述中,他完整地提出了作為電影核心的「太陽」隱喻,並自言自己是那個沒有陰影之處的人,時時要待在陽光下。或許我們可以說,當片中其他人都日復一日的,不論是逞凶鬥狠地、或者是隱忍卑微地、或者就單純只是不假思索地活著,只有他意識到了生命中的陽光和陰影。然後,他在某個漆黑深邃的夜晚當下縱身一躍。在自殺的舉動背後,我們或許也能看見,彷彿像是侯麥電影裡那些總是無法自拔地去實踐自己對於愛情信念的角色,陳建豪也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巴斯卡(Blaise Pascal)式的賭注。

無標題

因此,在電影中陳建豪死了,但其他人,包括片中的不同角色和安坐在電影院的座位上的觀眾,卻因此開始對於生命的「陽光」與「陰影」和它們的辯證有了更清楚的認識。換句話說,陳建豪這個角色在片中死了,但他對於生命的信仰、他的哲學卻以更加鮮明的形象具體地留在了螢幕上。從本人的鬼魂、畫外音自述,到那些直視陽光、雲海捲動的影像,畫面上的光班、光暈,甚至是畫面上因為陰晴天氣變化所造上畫面亮度的變化,在這些貫穿全片的意象中,我們看到他在片中的延續。他那終止了角色生命的一躍,反而開啟了另一個層次的生命。若將片中另一個逆天之舉——阿文駕車在暗夜中撞死了不停騷擾阿和的黑幫菜頭——對照來看,陳建豪角色的哲學性死亡,與阿文出自親情與愛而不假思索地駕車殺人,正好再一次說明了「陽光」與「陰影」的輪替與辯證。

總結來說,鍾孟宏導演這次的《陽光普照》,透過「太陽」的隱喻精彩地調度了角色、表演、敘事、剪接等電影的各個面向,搭配著林生祥同樣精彩的配樂,這部電影闡述了一個命運流轉、以及命運下的一個家庭的人物如何掙扎地活著的故事。

相關文章
Fa180上市
己亥年《國影本事》第十四期冬季號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狂中之靜」(至2020/3/15止)
【桃園光影文化館】2020年1-2月「音像搖擺」主題影展
【光點台北】2020年2月上映電影資訊
【府中15】2020年2月主題「雞蛋與高牆」節目資訊
第七屆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阿尼瑪 國際徵件開跑!(2020/4/30止)
台灣華文原創編劇駐市計畫徵件(至3/16止)
2020台北電影獎、國際新導演競賽報名開跑
 
第九屆「台灣華文原創編劇駐市計畫」徵件
府中15二月份節目1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影像教育扎根計劃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