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653 2019-09-03 | 院線 |
《極限逃生》:災難動作喜劇的驚艷新寫
導演  李相槿
演員  曹政奭、潤娥
出品  韓國/2019
發行  車庫娛樂
文 / 張婉兒

韓國電影近年來表現生猛,幾乎年年有佳作。今年繼動作喜劇《雞不可失》和坎城金棕櫚獲獎作《寄生上流》後,暑期檔再殺出災難動作喜劇《極限逃生》,票房口碑俱佳,是今夏當之無愧的電影黑馬。相較春節檔的《雞不可失》,《極限逃生》作為韓國發行公司CJ娛樂佈局暑期檔的主力大片,原先在好萊塢電影和本土強片夾殺下並不被看好,因其不僅是新人導演李相槿的首部電影長片,更是女主角潤娥繼參演《機密同盟》(2017)後首挑主演大樑的電影處女作。而本片以超過130億韓元的高投資製作,也承擔相當程度的票房回本壓力。電影前期行銷另闢蹊徑,宣傳照不惜展現兩位主人公頭戴防毒面具、身裹垃圾袋的B級片喜感,甚至一度被有些韓國記者認為是「自暴自棄」。然而事實證明,這些憂心皆是多慮。

在多場試映會口碑發酵下,《極限逃生》在韓國上映前預售票房成功逆襲同期電影,並在上映首日打破《雞不可失》等千萬電影的首日觀影人次紀錄,拉高低迷大盤,讓韓國本土電影在睽違八週後再度問鼎。好評延燒下,電影正片相對預告的魅力反轉成了熱議話題,片中洗腦的求救訊號「噠噠噠」也瞬間席捲韓網,引發另類宣傳熱潮。《極限逃生》雖缺乏同期電影《驅魔使者》在奇幻驚悚類型上的先天優勢,也未有抗日戰爭片《鳳梧桐戰鬥》在韓日貿易戰政治時局下的票房加乘,卻憑藉扎實的劇作和出色的演技表現,一路票房高走,目前已攀至韓國本土電影年度票房前三,並將在近日突破九百萬觀影人次。上映滿一個月,目前《極限逃生》在韓的單日票房仍位居前列,可見其堅韌後勁。而該片也已在台灣上映,票房可期。

韓國電影向來以處理深沉黑暗的社會歷史題材見長,批判犀利,筆法精準,如台灣觀眾熟知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2017)。而這幾年韓國電影強勢進軍全球市場,不論是開啟本土喪屍片類型的《屍速列車》(2016),又或是颳起系列炫風的奇幻大作《與神同行》(2017、2018),在不脫社會性之餘,也在在展現韓國電影堅實的製作實力和顯著的故事普世性。今年的三部高票房作品,除了延續緊湊工整的劇作優勢和濃重的社會關懷,更在歷史題材外開出喜劇類型的新局。此前在韓國影史票房排行前十的本土電影中,僅有《七號房的禮物》(2013)一部喜劇電影,年初開出票房紅盤的《雞不可失》,無疑是韓國喜劇片的又一翻身之作。如果說此後的《寄生上流》是以黑色幽默的悲喜劇為這一類型注入鋒利活水,那麼《極限逃生》則是以清新面貌雜揉了喜劇、災難、動作的類型新寫,讓人耳目一新。

近年來韓國社會洶湧動盪,從前總統朴槿惠閨蜜干政門政治弊案,到震撼娛樂圈的Burning Sun門事件、潛規則醜聞等,其背後牽扯的皆是盤亙韓國社會多年的政商串連、財團壟斷的社會現實,和劇烈撕扯的貧富差距。青年世代所面臨的高壓力社會和無望現實投射在喜劇電影中,是揭露也是諷刺。人們因綿延不絕的笑聲獲得短暫宣洩出口,覓得繼續邁前的希望未來,也因連結和共鳴,對這一現實有了更深刻的指認。《極限逃生》即是以突然降臨市中心的毒氣災難,巧妙直喻失業青年遭遇的現實困境,更以垂直攀登的逃難動線,直指艱辛疼痛的社會階級流動,甚至透過男主角永南(曹政奭飾)之口,以引人爆笑又心酸的口吻,直言戳破高樓層企業可望不可及的優貴地位和逃生特權。

曾有韓網評論在評價本片時提及世越號沉沒事故,確實,電影中那個學生們聚集在對面大樓、隔窗絕望呼叫的橋段,極易讓人聯想到2014年的那起嚴重船難,當時罹難的也多是參加畢業旅行的高二學生。然而電影在呈現時並未選擇歇斯底里的粗暴特寫,而是節制地以兩位主人公的旁觀視角,著重在描刻主人公們的內在不忍與糾結。最終,他們以真正的「身體力行」,放棄逃生機會,為直升機救援學生指出明路。在電影這一虛幻的平行時空,為學生們找到了活下去的「出口」,或許,也是這部電影所給予的最動人的溫柔。

《極限逃生》雖刻意淡化災難背後的政治脈絡,甚至將災難因由限縮為個人仇怨,並最終略顯輕易地化解了災難,但也因此,使本片的情境背景更為純粹聚焦,也更凸顯片中那些絕妙可貴的細節經營。對社會責任感的高度自我意識,成就了本片在救難描繪上有如教科書般的嚴謹詮釋。電影中展現了若干災難應急橋段,包括昏迷急救、臨時擔架、呼救訊號等,不僅全無說教感,更融入自然。

與此同時,也可見本片誠摯積極地以豐富細緻的細節與新世代對話,創造話語連結。如導入當下蔚為風潮的直播文化,以全民關注的形式,創造宛如闖關遊戲的既視感,一方面側寫獵奇的媒體心態,另方面也有效推進故事,甚至營造出多線敘事的緊湊感。又如加入聚餐熱點烤肉店的情境,巧用典型烤肉店的排煙管,製造新一波的毒氣危機。諸如此類的細膩設置,都精巧融入關鍵情節中,並一次次將本片推至高潮。當一台台空拍機如亮起的星辰群聚在夜空中,照亮無助的兩位主人公時,那心中湧起的澎湃,一點都不遜於《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中眾英雄的集結時刻。乍看兩位主人公不過是災難中的兩個渺小個體,實際上他們背後所折射的,卻是整個韓國社會渴求生存出口的焦慮群像。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意珠(林潤娥飾)作為韓國暑期檔的唯一女主角,也是難得一見的果決負責的獨立女性。逃難時首先想到客人、求救時以清晰口條冷靜報出地址、總是先於他人行動、抉擇關頭一次次主動讓出逃生機會等,不是傳統災難動作片中附屬於男性、需要被拯救的花瓶女角,而是具主觀能動性的積極女性角色,甚至在歷劫歸來後,會對過去隱忍的職場騷擾抱以率性反擊。對長久以來輕忽女性角色的韓國大片而言,這樣一個尊重女性的人物設置,無疑也是具有積極意義的。

即使很可惜的,相較於本片對男主角永南從人生魯蛇到逃難英雄的飽滿表達,對意珠的角色塑造還是稍嫌空白,少了家庭脈絡和前史鋪墊,也遺憾地錯過了以意珠視角再深化的可能,但無論如何,本片對兩位主人公並肩逃難的俐落刻寫,依舊相當亮眼又扣人心弦。不渲染、不矯情、不自溺,前一秒毅然將逃生機會讓與他人,下一秒也會忍不住流下眼淚、掙扎委屈,但擦乾眼淚後,還是勇敢地繼續為活著而奔跑,這當中不曾摒棄的,是最真實的人性。沒有超級英雄的超能力,所做的不過是將登山社所學學以致用,也稱不上拯救世界,卻至少能救家人,救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救自己。也無怪本片上映後,會在韓網掀起一波同人飯繪潮,躍然紙上的,皆是哭得臉蛋發腫又可愛真實的兩位主人公,讓人由衷動容。

看的時候總在笑,但沈澱過後,卻是發自內心的共鳴和欽佩。從一開始垂頭喪氣的人生失敗組,到最後說出「我們登頂吧」這樣的豪言。曾經不被家人認可和信賴,卻在逃生淬鍊後因為有了堅實的肩膀,能昂著頭說要背起母親。就像那甘霖中若隱若現的彩虹,這是屬於平凡小人物的光輝。僅僅將《極限逃生》定義為娛樂舒壓的爆米花電影是遠遠不夠的,在迷霧般的困頓社會現實下,那股源自內在的深層力量和勇氣,激勵人心的暢快,才是這部電影最迷人的地方。

相關文章
4X相識
Fa179上市
公視新創電影x國家電影中心x金馬電影學院《4X相識》光點華山特映(12/6-8)
【桃園光影文化館】2019年11/12月「我的電影遊樂園」主題影展
【光點台北】2019年12月上映電影資訊
【府中15】2019年12月主題「未來城市」節目資訊
台北光點「美麗新世界」影展(12/13-26)
平冤影展(12/11-15)
 
府中15十二月份節目1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影像教育扎根計劃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