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698 2021-09-03 | 影人 |
大串流時代下的純娛樂新挑戰
專訪犯罪懸疑動作劇集《逆局》主創團隊
文 / 張婉兒;圖/裁切自《逆局》主視覺banner,愛奇藝國際站提供
闇夜東林,危機重重,連環殺人懸案讓警方偵辦陷入膠著。深困囹圄的心理剖繪專家梁炎東(周渝民飾)與初出茅廬的菜鳥刑警任非(朱軒洋飾)看似黑白兩立,卻不得不雙雄聯手,展開魔鬼交易,是否能讓迷霧籠罩的犯罪都市再現微光⋯⋯

犯罪懸疑動作劇集《逆局》近日空降愛奇藝國際站、緯來電影台,由雙導演莊絢維、陳冠仲執導,于尚民統籌編劇,改編自愛奇藝文學獎推理首獎小說《追凶者》。以扎實縝密的原作素材為基底,本劇精釀最吸睛的商業元素,並延攬擅長類型操作的團隊加入製作,包括配樂李銘杰(《目擊者》)、剪輯指導解孟儒(《紅衣小女孩2》)等,更盛邀創作歌手蕭秉治打造宣傳曲〈不留活口〉,力爭在大串流時代,以高可看度為訴求,為小螢幕前的觀眾帶來一場衝擊感官的視聽盛宴。

從場景佈設到視覺營造,從風格調度到演員陣容,《逆局》始終不離對商業類型的敏銳把控,也處處可見主創團隊回歸角色的人本思索。本期《放映週報》邀請《逆局》監製楊以苹、製作人陳亮材和雙導演莊絢維、陳冠仲齊聚一堂,與我們一同分享這齣年度期待之作的創作始末。


以純娛樂掌舵內容,仍不忘角色人性

近年來,隨著《出境事務所》、《麻醉風暴》等一波口碑職人劇陸續推出,台劇在市場上漸受矚目,也讓關照社會的議題性內容漸成為質感台劇的主流風向。《我們與惡的距離》、《誰是被害者》等繼以不同形式為衣,實現戲劇與議題的深度綑綁,激起社會熱議,也帶動佳作頻出。

在以議題主導影視內容的市場趨勢下,《逆局》製作人陳亮材表示,在製作之初,主創團隊即回過頭來重新思考,是否有可能回歸更純粹的創意初衷與視聽本質,以純娛樂的概念來主導內容方向。監製楊以苹也強調,兩年前平台著手開發此劇,即明確拋開尺度包袱,專注面向國際市場,期待以娛樂先行的高規格視覺呈現,挑戰平台觀眾的收視取向,並證明這一類型的吸引力。

有別於議題作品的抒情基調與題材深鑿,《逆局》以來勢洶洶的強視覺快節奏,為正在不斷摸索潛變的台劇市場,敞開了嶄新的視野。                   

斥資3億台幣的高投資製作規模固然考驗兩位導演打造刺激場面、讓觀眾腎上腺素狂飆的功力,與此同時,他們所面對的更大課題也在於如何在商業操作中兼顧人性刻畫,讓觀眾可以跟隨角色,見證人物成長,感知情感流動。「文武兼備,如何平衡,對我們來說是這次的突破。」導演莊絢維說。

無標題

無標題

架空一座城市可以讓創意自由

從角色出發的創作思路,也貫徹到《逆局》對架空城市的形塑之中。劇集將故事背景設於新舊城區混雜的沿海都市東林,既帶有一定異域色彩,又保有可供辨識的在地特徵。

「創造一個城市對我來說很有趣。」導演莊絢維說。他習慣先看角色的樣貌,再決定城市的氛圍。因為藉由角色周邊環境,可以凸顯人物困境與前史背景。故事情節牽涉移工,又有非台籍演員,如何將他們融合在一個可以深根的場域,便是在世界觀搭建上的首要之務。

莊絢維想像的東林宛如泰國曼谷,外籍人口繁密,相隔一個街區便氣味迥異,貧富懸殊。城市經濟騰飛之際,也潛伏著暗流湧動。

當時即是以這個概念為原型在全台找景,一片片拼湊出這座都市的輪廓。導演陳冠仲也說,「虛構一個城市的好處是各方面的創意可以更自由,在場景、造型、事件、角色上都能有更多想像。」

因主角梁炎東長時間身處獄中,真實的監獄空間又與劇本表達不盡相同,東林監獄作為劇中主場景之一,勢必需要搭景。莊絢維形容,監獄就如同集聚暴虐之徒的罪惡之源,劇中恐怖刑案頻發,甚至可以想像這座監獄的安全性必須高到缺乏人道。一旦將監獄勾勒出來,便能讓人感受到這座城市正在面對何種闇黑威脅。

無標題

兩位導演在與美術指導陳柏任(《艋舺》)溝通後,突生奇想,決定將監獄設在地下,營造封閉灰暗、潮濕陰冷的氛圍,也能為角色定性,烘托出壓迫感。製作人陳亮材笑稱,過去從未想過將監獄場景下移,多虧地下不受日光影響,也為拍攝爭取了更多彈性時間。

主創團隊最終找到一處位在基隆的住宅區廢棄地下室,利用水泥牆面基礎結構和潮濕環境,從牢房到娛樂室、放映間、診療室,逐一搭建出東林監獄的雛形,也折射出整座城市的樣貌。因為地下室不見光,攝影光源都可由人工創造,也讓導演莊絢維直呼在美學上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誠然,場景拼湊不易,監獄地下化後遇到的另一難題,就是要找到監獄的外觀。導演陳冠仲說,在遍覽各地污水處理廠、山洞、廢棄隧道後,忽然看到石門水庫,才終於將監獄外景定下來,也因而有了第一集水流奔湧的壯闊開鏡。這也是石門水庫首度出借劇組拍攝,水庫的排水通道搖身一變成了監獄走道,地下維修站的拱形洞門則成了監獄大門。雖然架空城市極富挑戰,但製作人陳亮材也感嘆,好在台灣的城市地景豐富,才能組合出這樣一座多元的現代都市。

每一個場面都要幫助觀眾理解角色

無標題

在架構出場景骨幹後,便是以追逐、對毆等動作設計,以及跳橋、破窗、翻車等大場面,支撐起犯罪動作類型的肉身。例如故事開篇那場壯觀的跳橋戲,即是開拍前期於社子大橋拍攝。主創團隊為此提前籌劃,當天不僅要調度橋上,更要控制河面。看著各組分工合作,導演莊絢維興奮形容,彷彿一場交響樂。

這些年台灣逐步累積類型片的攝製經驗,只要資源到位,大場面執行不是問題。然而對莊絢維來說,「有趣的是大家都知道怎麼花錢,但回到源頭,這些場面要如何幫助角色?」之所以安排任非跳橋,而不選擇其他方法逞英雄,還是回扣到角色起點——作為一名熱血衝撞、罔顧紀律的年輕刑警,在面對危機時,他更可能做出超乎常人邏輯的決定。

每一個場面都要幫助觀眾更理解角色,這是導演們在與動作指導洪昰顥(《狂徒》)溝通時達成的共識。同樣,梁炎東雖然在獄中有一些打鬥戲,但從他的人設出發,並不適合搏擊蠻幹,因此特別為他設計了一套以頭腦格鬥的方法。導演陳冠仲說,前期他們花了很多時間規劃,以角色性格為依託設計動作,並不斷討論推翻,最後才發展成現在的樣子。一切以角色的核心概念為基點,也能確保團隊中每個人的思考都聚焦在同一方向。

無標題

角色看到什麼,觀眾就應該看到什麼

在呈現犯罪場面時,主創團隊同樣秉持著讓觀眾緊跟角色的原則。「他們看到什麼,觀眾就應該看到什麼。」對兩位導演來說,拍攝過程就是鬆脫一切限制,盡可能捕捉劇中的驚悚核心,留待剪接時再作取捨。

站在監製與製作人的角度,同樣支持導演在拍攝時作極致處理。製作人陳亮材舉熟稔小螢幕生態的韓劇為例,即是因為深知小螢幕的觀影過程有更多干擾,相較大銀幕需要更強烈的視覺刺激,所以在畫面尺度上愈加毫不保留。

監製楊以苹也說,在剪接端的討論大多圍繞在刺激與不適之間的抉擇,期待為觀眾帶來視覺衝擊,又不希望淪作不舒服的鏡頭。如同刑偵劇《Voice》或情慾向的《夫妻的世界》皆以奔放大膽的視覺為戲劇亮點,已決定18禁上線的《逆局》同樣期待逼真生猛的視覺呈現能成為吸引觀眾的鉤子。

尤其,相較前作《誰是被害者》是以事發後的結果逆推真相,導演莊絢維強調,在《逆局》中觀眾將見證正在發生的案件,勢必會體驗到更近身的恐怖感。                

發掘類型劇操作的另一種可能

伴隨台劇這幾年在製作規格上漸趨精品影集化,觀眾的收視偏好也漸往英美劇的快節奏靠攏。導演莊絢維對所謂「快節奏」的理解,即是劇中訊息量的釋放速度。一方面需注意堆砌每一場戲的資訊,回到執行面,也需確保攝製足夠數量的鏡頭,並藉由對演員走位的節奏調度,凸顯關鍵訊息。導演陳冠仲也表示,操作類型劇,從劇本、拍攝到剪接都相輔相成,必須有一致性地做到期待的節奏。

無標題

然而比起高談闊論所謂的形式或風格,兩位導演還是更習慣回到劇本解讀的原點,潛心分析每場戲的精髓,並由此與攝影師溝通機位。對故事的細緻把握,也讓他們總是善於在現場捕捉演員走戲時某一剎那的眼神或動作,並於事後剪接時重新拼湊,提煉成某場戲的懸念張力,在未來的敘事中發揮作用。有趣的是,如此反覆,時間一長,屬於他們的導演風格恰恰也於焉形成。

製作人陳亮材同樣大讚兩位導演的細密洞察,更讓他感到驚艷的是,過去拍動作類型片,匆促搶拍的手持攝影往往被理所當然地視作彰顯動感的導演風格,但在《逆局》現場目光所及,卻是攝影機穩穩架在機器上運鏡的畫面。正是因為已經充分消化了戲的狀態,才能以非常穩健的拍攝手法運作執行。

「這種拍法你要想得很清楚,因為所有人都要為這顆鏡頭工作。當你非常清楚為什麼要這顆鏡頭,大家也就知道要如何幫助傳遞其中的情感和訊息。」導演莊絢維如是說。

相較兩位導演此前的作品,《逆局》在類型上的極致也讓他們有更多空間去作果敢嘗試,如一鏡到底的血翅膀割背鏡頭,又如從臟器內拍外的獨特視角,以不斷顛覆觀眾對類型劇的既定想像。

無標題

宛如明星隊的硬核卡司

當然,不論場面如何震撼,終極的呈現依舊倚賴演員的堅實功底與演繹過招。在《逆局》中,多世代演員強勢集結,光是被捲入犯罪漩渦的周渝民、李銘順和朱軒洋,即三人三色,各具魅力。導演莊絢維形容,每位演員的閃光點都截然不同,或是眼神細節,或是表演節奏,或是情感的抑揚頓挫。而導演的功課,便是將演員放到對的狀態下,讓他們的魅力最大程度地釋放。

聆聽演員的直覺同樣重要。如一場「譚隊」譚崇輝(李銘順飾)到醫院執行長穆雪松(吳興國飾)的地盤問訊的戲,李銘順在試戲時主動告知導演覺得坐得不太舒服,提議站著走戲,正與導演的想法不謀而合。譚隊作為極其落地的警察角色,自然與此刻身處的富麗環境格格不入。一旦演員對角色的背後故事也有了深入想像,就能精煉出諸如此類的細節。

而當演員以自己的方式賦予角色靈魂,也能反過來說服觀眾角色的樣貌。如睽違九年回台拍戲的「仔仔」周渝民就是典型的例子。監製楊以苹說,正是周渝民自己將梁炎東塑造成現在的模樣,並讓大家對這個角色信服。相對艱澀的角色台詞從他的口中說出來,不會讓人感到違和,反而令這個角色在劇中自成一格,渾然天成。

製作人陳亮材也發現,從開拍第一天,周渝民就準備周全,由外而內,以一以貫之的口條和眼神在詮釋自己的角色。他在表演方法論上的精細到位,與朱軒洋的本色出演迥然相異,而李銘順又恰好位在兩人中間,以獨有的東南亞演員氣質,聯動出奇妙的化學反應。在劇裡,演員們不是被壓縮在同一條生產鏈上,而是各自綻放卻又彼此契合,微妙地融入到東林的多元背景中。

無標題

演員們之間的熱烈激盪也在劇中的警局和監獄發酵,從而構建出迷人的群像。昌榕分局偵查隊被導演們稱作完美組合,以譚隊為首,任非、老喬(馬念先飾)、穎怡(辛樂兒飾)、曉明(黃迪揚飾)、小宇(姜康哲飾)、石頭(草爺飾)等一字排開,宛如一家人,其中小宇的角色還被導演笑稱是「巨大卻隱形的邊緣人」,專心穩定地輸出功能。上戲一兩週,演員們就大玩即興,默契十足,連帶著強情緒的表演也能真實呈現,如老喬和任非吵到停不下來時,譚隊就是大家的定海神針。

與此同時,另一頭的東林看守所則彷彿是妖魔鬼怪的修羅場。包括鄭人碩、張少懷、「大鶴」林鶴軒、夏騰宏、張書偉、廖欽亮等一眾實力派演員同台飆戲,個個暗藏玄機。冷冽敵對、衝突對立的調子與警局氛圍大相徑庭,也呈現出另一種樂趣。

不論是監獄或警局,甚或由吳興國、曾敬驊、紀培慧、鍾瑶、蔡燦得等飾演的其他案件相關角色,都讓導演們直說這宛如一支明星隊,可以編排戰術讓他們在場上恣意發揮,令人欣喜,也碰撞出一連串意想不到的火花。

讓類型劇創作不再是天方夜譚

《逆局》以「12+12」的雙篇章概念播出,兩個篇章在質感風格上各有千秋。第一篇章「闇夜將至」緊跟懸案謎團,以事件的強懸念刺激驅動故事,第二篇章「微光將近」則緊隨人物情感,直探人性的灰色地帶,在運鏡上更加舒緩,也為人物留下更多沈澱餘韻。監製楊以苹說,觀眾將能在劇中看到兩位導演對情感衝擊細膩而純熟的處理。

無標題

與此同時,所有角色共同承載的背後故事也會在第二篇章逐漸浮現,為觀眾解謎這些角色何以一步步成為今天的他們,並迎來兩派人物的對弈終章。女主角楊羽璐(張榕容飾)也將以副分局長之姿重磅登場,搗弄權謀,覆雨翻雲。撲朔迷離的箇中機密都有待觀眾觀劇時悉心留意,抽絲剝繭推理。

《逆局》籌備兩年,耗時189天拍攝,動員二千餘人,主創團隊衷心期盼,本劇的問世能為華語類型劇的創作注入更多信心,以強娛樂性的內容高標、開闊的製作格局面向國際市場。在高規格實戰中逐步累積經驗,培養人才,建立創作品牌。當這股能量在島內經年累積,蔓延發芽,無形中也降低了類型劇製作的隱藏成本,一步步實現產業的成熟供應,進而吸引更多商業投資,形成良性循環。當製作類型劇不再是天方夜譚,期待越來越多生猛精悍的華語劇集在國際舞台大放異彩。

相關文章
Fa189上市
2022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5/6-15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TFAI-logo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and Audiovisual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