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275 2010-09-17 | 影展 |
就是要給你不一樣的電影
專訪2010高雄電影節策展人黃皓傑
文 / 曾芷筠
2010年高雄電影節將於10月22日熱情開幕,今年的主題「愛慾星球」繽紛呈現跨時代、國界的情慾圖像,收錄寺山修司經典《上海異人娼館》、拼貼實驗與前衛藝術的《性愛禁區》等影片,來勢洶洶挑逗著觀眾的飢渴味蕾。適逢十週年,本屆特別擴大影片數量、單元項目、週邊活動展覽,多達一百餘部的參展佳片,試圖擴展觀眾眼界也期待帶出更多關於愛情、慾望的討論。日前開賣的「早鳥套票」也在第一天就售完當日額度(還沒買套票的朋友請盡速購票,以免向隅),便宜的票價和重口味另類電影,果然令國內影迷難以抵擋。







今年的愛慾主題挑戰電檢尺度,策展人黃皓傑坦言承受不少外界壓力,但觀眾的熱情支持是繼續堅持下去的動力。除了年度企劃,今年加強了對東南亞、東歐的關注,焦點導演專題邀請到泰國導演尼堤瓦特和土耳其導演雷哈艾登,分別呈現不同地域、文化的愛情觀點。除【國際視窗】、【幻想無限】、【人民力量】等固定單元外,亦新增了【奇幻雙重奏:泰國vs.塞爾維亞】、【奇幻動畫極短篇】、【日本短片節精選】等單元,企圖在年底諸多影展爭鳴之中,強打另類、新鮮、奇幻的招牌,也在限制中尋找更多可能性。另外,在駁二藝術特區開闢的放映場地和展覽空間,則以更活潑、直接的方式和觀眾互動,並規劃「魔幻化妝大展」,實際呈現恐怖片中血肉模糊的化妝特效製作過程。







在片單正式公布之前,【放映頭條】獨家搶先批露片單內容,請策展人黃皓傑詳談各單元規劃、片單推薦,也談及邀拷貝過程中的困難,以及高雄電影節十週年的心得和未來目標。


今年的主題為愛慾,並以星球的形象來包裝,請問您一開始策展構想與靈感來源為何?
黃皓傑(以下簡稱黃):我們在思考高雄還有哪些主題從來沒有做過,加上今年是第十年,要扣連一些東西。以前通常都跟海洋、港口等城市主題連結,所以希望做不一樣的東西。情慾這個主題在台北做也會有一些話題,不過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拿出來玩了,而且在高雄、南部,這樣的主題幾乎沒有過。跟電影圖書館討論過後,覺得愛慾跟「愛河」、「流動」這樣的意象有關,很多跟愛情有關的電影也會拍城市中的河流,像是巴黎塞納河。這些電影很多、也很容易找到,因此覺得有點薄弱。很多導演拍愛慾的主題鑽得比較深,或是拿情慾的主題跟其他類型結合,比較另類、叛逆、青春,不是那麼傳統的愛情片,後來我們就往這個方向。

在找的過程中遇到蠻多問題,首先是很多老片都沒有拷貝,《上海異人娼館》是之前日本剛好做了新的拷貝;《野雛菊》是捷克有保留;《豎起你的耳朵》是一個叫「Park Circus」的片商專門在蒐藏經典片,剛好找到窗口才有機會放映。而《性愛禁區》由很多前衛藝術家合拍,2006年,金馬策畫了馬修巴尼的專題,辦完後這部片才出來,後來馬修巴尼幾乎就沒再拍片了,所以這部片算是他新的嚐試。這部片當時在柏林放的時候,由於畫面太強烈直接,甚至直接剪A片的內容,用蒙太奇的手法呈現,嚇跑很多觀眾;對於一般觀眾來說,他們可能沒有在大銀幕看過這種畫面,就算在台北也非常少見。放這部片子我們本身也有壓力,擔心觀眾無法接受,不過也因為這樣去試探底線、探討大眾對情慾的觀感。我們在挑戰觀眾對於性的概念,台灣看起來很開放,可是把這樣的片子放到電影院裡,可能就會引起抗議,大眾的尺度其實很詭異。不過,我們覺得在台灣這樣開放的社會,性應該可以被公開討論。目前最大的壓力來源是來自新聞局的審查制度,因為它是一個很保守的審查制度,這些東西本來就是在衝撞體制,所以我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笑)。

這個專題涵納了不同國家、年代的片子,比較是橫向的主題式呈現,而且每部片子都有各自的特殊風格和視角,您選片的標準是什麼?
黃:主要是想選不是從一般角度去詮釋情慾、不那麼寫實的片子,比如說《野雛菊》比較拼貼、屬於Cult片;《寶萊塢不羈夜》就是翻拍《寶萊塢生死戀》的劇本,手法顛覆了寶萊塢傳統;《布達佩斯實境秀》是用類紀錄片的拍法拍七對情侶;《入侵潛意識:迷幻異域》是葛瑞格荒木的新片,是科幻情慾片,非常另類。

今年的焦點導演是泰國尼堤瓦特(Nithiwat Tharatorn)和土耳其電影詩人雷哈艾登(Reha Erdem),為什麼選擇這兩位導演?和愛慾的主題又如何扣連?
黃:泰國片最近幾年除了恐怖片,也有很多純愛電影,票房也很高。尼堤瓦特一開始跟很多導演合拍《小情人》,後來拍了《戀愛奇蹟》,在泰國爆紅,是那時的票房冠軍。這種題材看似簡單,但拍好其實不容易,這個導演有他的獨到之處。像《親愛的伽利略》,它是講兩個女生失戀、出國的遭遇,沒有錢就四處打工、遇到壞人就開始逃跑,有點像冒險故事,它的視覺呈現也跟過往泰國片不同,因為拉到英國、法國去拍,畫面很美,也把兩個小女生的心情轉遍描寫得很細微,把底層人民的愛情講得很好。Ryan之前說,雖然雅思敏阿莫過世了,不過他看到另外一個雅思敏阿莫。

土耳其的雷哈艾登則是除了愛情,也對親情著墨很多。我一開始是看到《宇宙呼叫海王星》(Kosmos)這部片,講一個鄉下裡瘋瘋癲癲的人,他的手有治癒傷口的特殊能力,他在路上遇到一個家庭的兒子受傷,他治好兒子之後,遇到了女主角海王星,海王星問他叫什麼名字,他就說:我叫宇宙,愛情故事就這樣開始了。他的片子常常呈現自然、宇宙、時間的和諧,因為土耳其回教徒一天要祭拜五次,有一些片子就是用宗教的概念去呈現,像《風中的時光》,講三個小孩叛逆期的成長故事,但是透過呈現遼闊的大自然、時間的流逝,可以紓解心情,漂亮的風景其實隱喻大環境底下小人物的故事。今年邀請他來,剛好東京影展也要做他的致敬專題,本來拷貝無法調度,差點放棄,後來他的製片親自從土耳其打電話來,幫忙從世界各地調到拷貝,才促成這個專題。我們希望焦點導演都可以來台灣,所以常常很難做。

今年是高雄電影節十週年,規模、活動、片量都有增加,請談談今年新增的規畫。
黃:今年放映場地增加,多了駁二藝術特區的場地,在倉庫裡新搭建電影院,所以今年是在夢時代喜滿客、電影圖書館、和駁二倉庫等地放映。片量的部份,以往大概都80部左右,今年有100多部,單元數也有增加。預算今年多了四百萬,聽起來很多,不過對於我們的企畫而言還是很吃緊。

今年增加的單元是【奇幻雙重奏】,找了兩個國家:泰國和塞爾維亞,費用當然就相對增加,因為翻譯、字幕的費用較高。我們在駁二辦了特殊化妝的展覽,因為今年做了泰國片,他們的特殊化妝很厲害,本來想找泰國團隊合作,後來發現台灣就有這樣的人才。他們在西門町開「花莉工作坊」,主業是賣特殊化妝品材料,老闆的兒子特地去學了特殊化妝,也找很多年輕人進來,不論是傷痕、面具、斷肢、阿凡達都做得很像,還有羊男的全身石膏翻模,不過因為台灣較少科幻、恐怖片,所以一直沒有和電影界合作。我們把展覽會場佈置成車禍現場,你可以了解到活屍、殭屍這些妝效是怎麼做出來的。假日的時候會有DIY活動,請老師來教學,會邀請到特殊化妝比賽冠軍程薇穎(她是正妹喔)。所以,如果在台灣要拍這類片子是有可能的,不一定要去國外找技術。

此外,新增的單元還包括【奇幻動畫極短篇】和【日本短片節精選】。動畫的部份原本想做長片,不過因為預算關係,加上今年金馬也要做動畫,所以做了一個區隔,只挑短片來做。我們的切入點是比較科幻、奇幻的動畫,不過籌備過程中發現動畫不太好邀,因為這類型片子不多,又會跟金馬撞片。所以,最後挑了三部覺得不錯的動畫長片放在其他單元裡,分別是:木村拓哉跟蒼井優配音的動畫《超時空甩尾》(Redline),腳本是石井克人寫的;泰國動畫片《小鬼也瘋狂》,是一部小孩版恐怖片;還有塞爾維亞的《分裂異視界》,比較偏科幻,有點類似押井守的繪畫風格。

「日本短片節」的得獎作品會直接入圍奧斯卡金像獎,是唯一被奧斯卡認可的短片節。我們今年跟Sony合作,Sony想發展遊戲故事,因此想改編短片。短片包含的題材很廣,例如地球暖化、新科技、手機短片,或是最近很熱門的5D2相機,也會請日本導演落合賢來台灣。短片很多技術其實很驚人,可以跟長片並駕齊驅。這個單元的片子會在駁二倉庫放,採取單日通行證的買票方式,可以無限次進出,一張99元,包含看展覽和看短片。

除了以泰國和塞爾維亞為主的【奇幻雙重奏】,也有包含不同國家的【幻想無限】,是高雄電影節受矚目的單元,可否從中推薦一些精彩片單?
黃:泰國片有些很另類的東西,像《罪孽成佛》顛覆了泰國佛教,裡面有兩個人假借和尚名義去搶劫,如果和尚變成邪惡的代表,對於一個信奉佛教的社會來說會造成很大衝擊。這部片三年前就拍好了,不過因為顛覆佛教,所以在泰國被禁,去年法令改了之後才能上映,它的拍攝手法也跟一般泰國片很不同。另外,《致命切割》(Slice)我原本以為是殺戮片,不過它拍得比較唯美,場景設計得很華麗,故事也很另類,其實是講同志跟變性人,真正的主題是愛情,只是用殺戮的外表去包裝,編劇是《大狗民》的導演瓦西沙沙納坦。而他的新片《飛俠紅鷹》(Red Eagle)今年十月才會在泰國上映,它是來自一個泰國英雄影集「Red Eagle」,裡面的男主角在拍攝動作場面時意外過世,從此這個影集就腰斬,這是很多泰國人的共同記憶。這是泰國有史以來投資最大的一部科幻動作片,場面很驚人,釜山電影節今年也有放這部,在高雄電影節擔任閉幕片。

塞爾維亞的片子比較難找,今年找了四部完全不同類型的片子。《惡魔烏托邦》是講一個小鎮裡的偶發事件,在舉辦一個網球比賽,諷刺現在塞爾維亞社會的情色和暴力,比較像是庫斯杜力卡那種黑色幽默。《聖喬治射龍》這部片則很曲折,因為想做這個導演的專題,聯絡了很久,後來音訊全無;它是一部戰爭史詩片,講塞爾維亞在第一次大戰被德國侵略的歷史。

東歐的電影,例如保加利亞、塞爾維亞等國家的片子常常出現在高雄電影節的片單當中,這是您刻意關注的對象嗎?東歐的電影有哪些值得注意的文化面貌?
黃:東歐的電影比較黑色,但又有點幽默,可能跟他們的國家狀況、性格有關,因為常常處於分裂、戰爭,生活在那裡永遠有一種不安定感,對人性相當質疑,常常去挑戰人性,身為一個人能夠被汙辱、被壓抑到什麼程度?就是把很悲觀的東西用很幽默的方式表達出來,題材通常也非常極端,尺度拉到很大、很敢玩。確實是我自己很喜歡,也因為今年有幾部很不錯的片子。

「美國獨立精神獎」之前是以散見的方式出現在高雄電影節的各單元,今年則獨立出來和【驚人的一部】結合,為什麼特別這樣安排?
黃:這個單元收錄六部片子,分別是2005到今年的新片,因為日舞影展近年感覺越來越流行,比較起來,美國獨立精神獎比較另類,可能沒什麼明星或娛樂元素,但藝術性卻很高,獨立精神更純粹。所以,這個單元可以看到一些無法在美國連鎖戲院看到、媒體曝光率也不高的片子,想要挖一些被忽略的片子。

【推理劇場】的部份,去年做了伊坂幸太郎,相當受好評,今年的規畫則強調「人性空間」,是否想從推理類型本身去輻射出更多面向?
黃:去年做了伊坂幸太郎之後,今年也是想找一個作家,本來鎖定東野圭吾,不過,他的改編電影參差不齊、落差有點大,版權費也不好談,他的電影曝光量夠,但還沒有做成完整的專題。後來轉變方向,去思考推理劇場的走向,因為東野圭吾的推裡比較偏向社會寫實,於是我在找的過程中也會注意松本清張、橫山秀夫的片子,他們都講很多人性、社會,而不只是享受找犯人的樂趣和結果。像《零的焦點》、《登山者》都是屬於探討社會面,《登山者》是講一個媒體報社要報導墜機事件,再去探討報社背後的鬥爭。

原先也不只規劃日本,還想包含歐洲推理作家改編的片子,不過很多想邀的片子都不願意來參展,片商對賣版權比較有興趣,如果有很多影展去邀片,他們也會考量你的知名度。後來選了《湖邊安娜謀殺案》,本身是北歐的犯罪小說,但跑去義大利拍。日本的部份,是因為一直有在經營,所以比較好談。

【人民力量】單元則延續了過往對民間社會力量、人權議題的關注,請推薦讀者一些本單元今年的特色。
黃:有部片子今年10月到11月在三個影展都會放映,就是《荒原》,講一個巴西的藝術家,在聖保羅的貧民窟去拍撿垃圾的人,那個藝術家本身也是聖保羅貧民窟出身的,他想回家鄉去拍一些創作,就找了一個媽媽抱著小孩垃圾堆前面拍照,原本是一堆很雜亂的東西,但他找了一個籃球場,請很多拾荒的人撿垃圾來拼貼成一幅畫,最後拼成一幅籃球場大小的慈母像,感覺非常震撼。後來這幅創作在拍賣上賣了很不錯的價錢,標到的人又把這幅畫送給貧民窟的人,就是透過這樣的方式資助他們。令人感動的是他創作的過程,一開始你可能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幫每個人拍照,但看到最後會很感動。這部片紀錄片雙年展也有放。

這個單元這次有四部是在講土地和環境議題,《遮蔽的天空》是在講反彰火,《還我土地─第八號》是大埔事件的另外一個延伸,也是土地被徵收;《田》是講雲林北港的一個小鎮,裡面種果樹的田地隔壁有工廠在排放廢水廢氣,所以果樹長不好,居民就找了環保局的人來測量,測量的那天工廠卻提早得知消息而停工,所以測不到那些東西,所以那些老農民很生氣。裡面有一個角色會幫農民,會告訴大家測量的標準是什麼,比如說方圓多少公尺被汙染多少東西,等於是教大家要怎麼去應對工廠排放廢物的問題,看完這部片你就會知道。《鐵怒沿線:菜園紀事》是紀錄香港因為蓋高鐵而被迫遷村的故事,透過一個賣菜的老婆婆,去呈現大城市邊緣的菜園村被徵收的事件。

以十年作為一個里程碑,您認為高雄電影節是否已經建立起的主要特色?同時,已經培養出長期的主要觀眾了嗎?
黃:高雄電影節一直想跟台北電影節、金馬影展做出區隔,這幾年做下來發現高雄觀眾的接受度很廣,雖然刻意挑選另類、kuso的影片,對年輕人來說比較有娛樂性、視覺也比較華麗,同時也給新導演機會。以後會希望有競賽單元,鼓勵新導演,甚至是長片的競賽,所以是從一個比較創新的概念出發,只要夠有趣、創新,都會是這個影展想要邀請的片子。之前比較少做經典片的專題,大部分是因為老片在現在網路上其實很容易看見,相對而言吸引力比較低,所以要想一個跟別人不同的經典片呈現方式。今年原本打算做老導演專題,考慮過Jeff Garlin,因為他在《粉紅火鶴》中請一個肥胖的女生演情慾片,比較嘲弄主流的情慾表現方式,後來沒做是因為對方沒有來台的意願,我們做專題會希望導演可以來。同時,邀請大牌導演可能需要一年去運作,像金馬就是這樣;但我們需要在半年內運作,這是標案的問題,要開標之後才能開始運作。

所以,高雄電影節近期有沒有可能變成常設單位?

文化局和市政府有在考慮,不過變成常設單位可能會有其它的問題,也不一定能接受另類思維的策展單位。在組織內可能一些想法會被限制,間接會被審查,久了可能也會有怠惰性。

會不會擔心近年都以年輕觀眾為主的選片取向會無法長期培養觀眾?

其實這幾年都一直看到老面孔,雖然不知道名字,但有一個每年都買20幾套套票的觀眾,還會來跟你打招呼,還有一個觀眾會替現場的人畫畫,是一些當地的重度影癡。台北的流動性比較大,高雄人口比較少,有一種人情味,會看到一些影迷一直跟著你,每年看到都會覺得,這些老朋友又來了。而且,也會有一整個家庭,老先生、太太一起來,年齡層跨得比較廣,不一定限制在學生。

以今年而言,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黃:主要困難就是邀片,因為影展的知名度不夠,所以別人有權決定要不要來這個展,所以觸角必須更廣,要看更多國家的片子、建立好和片商的人脈,要從這些限制中找到好的片子難度也很高。

再來,就是去增加影展的份量,不管怎樣,大家都在看高雄電影節有沒有特殊的影展特色,不可能去做一個沒有個性的影展。但是,要堅持個性就會有難度,如果邀請比較爭議、衝擊的片子,要怎麼宣傳、讓這些影片為影展加分就是困難的部份。同時,還要面對官方的力量,加上今年要選舉,官方可能不希望你做這麼爭議的影展,畢竟還是一個官方主導的活動。高雄電影節一直都很衝,過去幾年還好,不過今年做大了之後,做事情相對的也會比較綁手綁腳,我們希望我們可以有民間組織的熱度,一方面也要接受它本身就是一個官方影展,等於說有點在中間拉扯。今天要選擇退縮,去做一個很安全的影展?還是做一個很不聽話、想要丟有趣的東西的影展?這是我們選擇的一個路,往這邊走的時候就不要後悔,政府不一定很支持,可是有很多觀眾支持我們,所以願意做這麼多其實是為了觀眾。

請推薦【放映週報】的讀者一個非看不可的理由。
黃:如果想要看一些很另類、很有爆炸性話題的影片,或是讓眼界更開闊、平常看不到的影片,可以在高雄電影節看到!




內文劇照依序為:《性愛禁區》、《風中的時光》、《超時空甩尾》、《致命切割》、《零的焦點》、《還我土地─第八號》、《親愛的伽利略》、《湖邊安娜謀殺案》。

已公佈的片單及更多劇照請看2010高雄電影節官方網站
http://www.kff.tw/





相關文章
Fa178上市
己亥年《國影本事》第十三期夏季號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碩士班甄試入學招生中!(報名日期10/21-11/5)
第42屆金穗獎徵件中(10/18止)
紐約市立大學電視臺推出「故事之島:臺灣當代電影」節目(10/5起,連續五個週末晚間播出)
浮城猛步 香港影展(10/8-11/28)
2019紀錄片行動列車(11/17止)
日本國民導演—山田洋次 影展(10/24-11/6)
【桃園光影文化館】2019年9/10月「我的電影遊樂園」主題影展
【光點台北】2019年10月上映電影資訊
【府中15】2019年10月主題「猶然而生」節目資訊
「in臺南.無影藏」2019臺南市文化資產影像競賽暨巡迴放映(9/20-10/27)
第12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徵件中!(12/5止)
 
中台灣校園電影推廣活動
2019紀錄片行動列車工作小組
府中15十月份節目1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影像教育扎根計劃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