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138 2015-03-04 | 英文BAR |
《YES》
導演  莎莉波特 Sally Potter
出品  英國/ 2004
延伸閱讀  http://us.imdb.com/title/tt0381717/
文 / 林蕙君
Cleaner:(to camera)
They say my cleaning is the best
They’ve ever known. But cleanliness of course
Is an illusion. Those of us who clean
As a profession know the deeper source
Of dirt is always there. You can’t get rid
Of it. You cannot hide or put a lid
On it, as long as human life is there.
It’s us. The skin we shed, and then the hair....
--
Cleaner: (to camera)
And, in the end, it simply isn't worth
Your while to try and clean your life away.
You can't. For, everything you do or say
Is there, forever. It leaves evidence.
In fact it's really only common sense;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nothing, not at all.
It may be really very, very small
But it's still there. In fact I think I'd guess
That "no" does not exist. There's only "yes".
清潔女傭:(對著鏡頭)
大家都說我是他們認識最好的清潔工。

但是清潔其實只是個
幻象。把清潔當作專業的
我們知道灰塵的深層來源
永遠都在。你無法擺脫。
你無法躲藏,或者放上一個鍋蓋
蓋住它,只要人類還存在。
是我們。我們掉落的皮膚,還有毛髮…
--
清潔女傭:(對著鏡頭)
然而,到最後,你實在不需要花時間
清理你的人生。
你根本沒辦法。因為你做的、說的每一件事,都永遠地存在。且留下證據。
事實上,這真的只是常識;
沒有「沒有(nothing)」這樣的東西,完全沒有。東西可能很小,很小,
但是還是存在。事實上,我想
「不(no)」不存在。只有「是(yes)」。
一部處理中年婦女外遇的電影還可以端出什麼樣新的菜色?如果再加上後911的種族爭議與衝突呢?不過這些東西似乎都不是莎莉波特的重點。《YES》以一個清潔女傭的『灰塵哲學』開始,再以同樣的『灰塵哲學』結束。全片的聲音和對白都在一個超乎平常的頻率上跳躍、流動,鏡頭不是歪斜就是晃動,再加上人物旅行到古巴或貝魯特所沾染上的豐富色彩;莎莉波特到底想說什麼?

她(片中沒有給予名字,Joan Allen飾演)是一個科學家,片子一開頭她就發現丈夫外遇的事實,但是丈夫卻頑固地不承認,只是一味地拒絕溝通。他在一場宴會上遇到了當廚師的他(同樣地沒有給予名字,Simon Abkarian飾演),於是他們開始幽會偷情。然而在後911時代,他的貝魯特背景讓他在族裔混雜的廚房工作環境中無法避免衝突,以致於丟了工作。她與他起了爭執,他想回貝魯特,她努力的想要彌補種族差異之間的鴻溝,但是一通姑媽病危的電話,卻是她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養育她長大的姑媽在彌留之際,絮絮叨叨的旁白說的是老人的心念,偶而從老人乾啞的嗓音蹦出個一兩個字:『古巴』。於是她前往色彩繽紛的古巴企圖尋找人生的方向。而此時在英國,她的乾女兒發現媽媽和她的丈夫上床,在門外絕望地哭泣;而他在貝魯特的廢墟中,心思徘徊於家族與愛人之間。而在古巴真的能尋找到人生的意義嗎?

全片的對白都是用抑揚五步格(iambic pentameter)寫成,意即一個詩句具有十個音節、五個重音,是英語詩傳統中最常被使用的格律。綿延不斷的詩句在角色的內心和嘴巴裡穿梭,彷彿一條細繩從角色的內心穿越角色的身體,直達坐在螢幕前的觀眾的心理。曲折斷裂的詩句,伴隨著不斷跳躍流動的音樂,也許意義沒辦法直接構成,卻留在心理一個不安定的感受。本文選取片頭和片尾兩段由清潔女傭對著鏡頭陳述的『灰塵哲學』,試圖衝破押韻的迷宮,來構築意義。片頭的獨白說的似乎只是灰塵,然而搭配片尾的獨白來看,灰塵就不只是灰塵。灰塵是人類生活足跡的隱喻,只要是做過的事、說過的話,就永遠不會消失不見。儘管會愈變愈小、愈變愈小,但始終還是在。以這個層次來說,『nothing』是不可能存在的,像一個專業的清潔工人仔細查看的話,人的空間其實到處充滿了各式各樣細微的生活的碎屑。

回到古巴,片子結束在她與他在海灘上愉悅交纏的身體,有如一幅筆觸樸拙的印象畫,輪廓渲染不清,彷彿兩張臉龐融合為一體。然而她與他的難題依然沒有解決,種族背景依然存在,那這幅看似美好的情人畫像就顯得陰影重重。莎莉波特說這部片發想於911事件,她想透過講述愛、詩和幽默的故事,來撫平社會上逐漸加溫的仇恨。(註)片名簡潔有力的《YES》所指涉的,除了『我願意(Yes, I do.)』—讓這世界更美好的意願之外,當然還有灰塵哲學—所發生過的事不可能輕易被清除。

註:莎莉波特針對本片的陳述請參照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s-Film/yes_2726.jsp
相關文章
Fa187上市
庚子年《國影本事》第十九期冬季號
2021台灣國際酷兒影展(10/8-11,台北新光影城;10/12-31,線上KKTIX)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競賽徵件中,12/20止
數位共感:法國VR特展(11/4止)
2021臺灣國際人權影展(10/22-31線上影展,10/15-11/30聚落串聯放映)
【府中15】9-10月「超越顛峰」線上主題策展
2021台北文學.閱影展:「新小說X法國電影新浪潮」(10/22-11/2)
南方影展「疫情一天」競賽即日起開跑(至政府宣布疫情警戒至二期解除截止)
 
桃園光影戶外活動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and Audiovisual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