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台灣製造    國際瞭望    影展快遞    電影名人堂    紀錄之眼   
644 2019-04-10
個人的事後——對話《街頭》江偉華導演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傅榆導演
去年台北電影獎入選的兩部紀錄片——《街頭》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不約而同地在太陽花運動佔領立法院四年之後,帶領觀眾重返了這場運動,我們有幸請到同畢業於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的兩位導演進行一場對談 ,希望能就紀錄片方法上的各種異同,開啟更多想像與對話空間,並回應「個人敘事」如何重構社會運動,以及在時間點上共享的「事後狀態」,期待在賦予視角與時間座標之後,將近年來不斷反覆為各界討論之上述影像提問進一步拓展:為何及如何在此刻再現太陽花?
643 2019-04-07
「我覺得電影應該要有牙齒」 ——專訪《潰爛癒合掩藏》導演洪子健
「我的電影不是一個形式,而是要有內容,我覺得電影應該要有牙齒,這是我的隱喻。」洪子健補充說:「有一些實驗電影沒有政治關聯、沒有議題,(對我來說)沒有意思。每個藝術家都有(對於自身所處的)階級興趣,假如是一種很有錢的藝術家,可能會覺得這個世界很好,不需要改變,那(他的作品)就是沒有意思的電影。」試圖梳理洪子健因為英中文間轉譯而略趨曖昧的字句,筆者拋出直接一點的問題:「是不是可以比較大膽地說,你不喜歡這個世界,覺得應該要改變?」他回答:「每個藝術家都應該要有這種目的。」
639 2019-01-26
弱弱相殘的難解局面:《寒單》黃朝亮導演專訪
既然要拍攝《寒單》,自然就會聚焦在台東這座鄉下小城。導演坦言:「我自己也是鄉下長大的孩子,知道在台灣很多會參與陣頭活動的孩子都是家境有狀況的人,例如清寒、長輩無暇照顧,或者成長過程被誤導。所以我一開始的故事設定,主人翁就全都是這樣的:男主角林正昆(胡宇威飾演)是單親、媽媽做回收養大小孩;阿義(鄭人碩飾演)爸爸家暴、媽媽跑走、與阿嬤相依為命、隔代教養。」兩個男孩的背景都是台東鄉下的典型之一,成長過程都不容易,即便曾經互相欣賞,也一度相濡以沫、彼此扶持,卻又無奈走向弱弱相殘的難解局面。
635 2018-11-21
重啟「國片」定義:《我想要你記得_》監製王琮訪談
主創、場景、演員、資金來源等各方面如此「混血」的一部電影,能代表「台灣」嗎?稱得上是「國片」嗎?王琮自己向我們提問,他說可能因為他長期住在法國,又跟蔡明亮導演多年合作,觀念比較不一樣。他舉例,事實上,多部蔡明亮導演的作品都是台法合製,在法國就被認為是他們的「國片」,儘管蔡明亮導演至今仍不會幾句法文;所謂「法國電影」經常未必是法國導演所拍,比如侯孝賢導演就曾受邀到巴黎拍攝《紅氣球》。
634 2018-11-03
打出一條血路,我們想建立臺灣動作類型片的品牌:專訪《狂徒》導演洪子烜
動作片不僅需要動作設計上的專業,還要熟悉鏡頭調度、攝影機運動、剪接和身體語言之間的關係,才能達成某種風格。早在申請輔導金階段,洪子烜便與動作指導洪昰顥密切聯繫,替全片動作風格定調。他表示:「我之前的動作戲比較硬派、武學。這次想嘗試如果主角不要弄得像特務、警察那種標準格鬥方式,可以玩出什麼花樣。」考量港式動作片有其血統淵源,韓式動作片取經港片與好萊塢並加上寫實格鬥,亦有其既定路線。導演不直接套用他人風格,企圖煉造臺灣特色的動作片。
632 2018-10-05
一名中國流亡者的半自傳電影——《自由行》導演應亮專訪
「我在六年前其實是有過迷惑的,包括我跟電影的關係,到底應該要如何發展下去,我現在有想清楚,尤其是經過《自由行》的創作之後。電影能夠完成一些直接政治行動完成不了的東西,它是從情感的角度,故事的角度,甚至於當能夠與權力進行對抗的媒體不在場的情況下,有時候藝術變成一種媒體,變成一種跟權力進行抗衡的東西。但是那個抗衡不是直接抗衡,是一種情感或者美學抗衡。這些東西是電影特有的。」應亮如是說。
630 2018-09-05
《生生》:談的不只是死亡,還有希望
《生生》是導演安邦自編自導的第二部劇情長片,談起為什麼會開始寫這個劇本,安邦告訴我們,雖然前一部《兒子老子》確實是寫給爸爸的,但這一部並不是那麼明確的為母親而寫,他並沒有那麼眷戀於一定要寫出家庭幾部曲什麼的,《生生》事實上只是一個安邦長久以來就想要處理的題目,關於人怎樣面對死亡的故事。對安邦而言,這段創作過程是他到目前為止最痛苦的經歷,因為這也是一次挖掘自己記憶深處的過程。
629 2018-08-29
同志,趴場,藥物:這是我的「毀經滅典」第一部——專訪《紅樓夢》導演吳星翔
臺灣同志電影不乏多元議題,《阿莉芙》圍繞原民同志、《飄浪青春》描繪感染者、《滿月酒》聚焦借孕生子;弔詭的是,似乎擔心抹黑同志運動二十年苦心建立的健康平權形象,娛樂性用藥竟成避而不談的潛文化。吳星翔不滿於此:「用藥我只看過陳俊志導演的《延海岸線徵友》,那是好久之前,這跟我觀察到的排山倒海狀況差太多。交友軟體一半以上在用藥,它徹底影響同志社會結構,改變多少人交往的初衷跟方式。不去談實在太奇怪了!」
629 2018-08-30
講究專業,就有工業,然後就會有產業——專訪《引爆點》監製馬天宗
面對首次拍攝電影又是大製作的莊景燊,馬天宗仍堅持著尊重彼此專業的理念:「導演是做創作的人,我則是做支持(support)他的人。我的哲學一直都是說,做創意的人,是講『效果』;做support的人,是講『效率』,這兩件事情並不衝突。」馬天宗認為,如果就是得花這麼多錢才能達成導演想要的效果,你就是得給他,一個需要300萬預算才能達到的效果,卻只給150萬的預算,最後不僅效果達不到,連同提供的資源都是浪費了;「但是如果這個效果只要五塊錢就可以做,我一定逼他用五塊錢做,因為這省下來的錢,可以用在其他更需要資源的效果上。」
628 2018-08-04
妳的身體像什麼?——專訪《尋找乳房》導演陳芯宜
我是誰?我是怎樣的一個人?為什麼會成為現在這樣的我?這類從大學時期就開始思考的基本問題不斷佔據在她作品裡最主要的位置,而在紀錄片作品《尋找乳房》(2018)中,她更直接地藉由近三十位女性關於身體的訪談群像,探問從被外在環境包覆的身體到進入個人精神內裡的習性。
第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十頁 最末頁   共29頁
Fa176上市
焦慮的年代:馬來西亞影展在台灣(4/26、27、28)
【桃園光影文化館】2019年3/4月「大自然保衛戰」主題影展
【府中15】2019年4月主題「守護家園」節目資訊
【光點台北】2019年4月上映電影資訊
「楓德浮動畫駐村計畫」報名(5/31 17:00截止)
CCDF十周年!徵案今日起跑至5/15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府中15四月份節目1
影像教育扎根計劃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