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679 2020-10-25 | 國際瞭望 |
【南方影展】舞蹈作為一種抵抗,為了哀傷的一代挺身而舞——訪《紅粉大叔舞舞舞》導演阿拉許・伊夏吉
文 / 許耀文;《紅粉大叔舞舞舞》劇照(圖/南方影展提供)

伊朗在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後,嚴格禁止人民跳舞直至今日。近年發生數起因在網路社群媒體上傳自己跳舞影片,而遭到警方逮補甚至處以鞭刑的駭人事件,伊朗社會的保守氛圍令人難以想像。

紀錄片《紅粉大叔舞舞舞》(Gracefully)將鏡頭對準一位活躍於革命前的傳奇舞者,他是見證伊朗社會變動的證人,也是碩果僅存的數位舞者之一。因為伊朗社會禁止女性公開跳舞,避免被認為是公然搔首弄姿,這位名叫阿米爾(Amir)的大叔開始男扮女裝在各大場合表演娛樂大眾,也從舞蹈中找到人生的喜悅和價值。片中他身著薄紗串珠繽紛舞衣,腰際脖子或耳上襯滿耀眼奪目墜飾,扮相華麗從暗處幽暗光線中粉墨登場,隨著波斯歌曲緩緩扭動身軀。說他是大叔,其實已經年過耄耋,儼然是一位紅粉爺爺,身段卻仍然輕盈曼妙。

四十多年來因為禁舞令,紅粉大叔失去了為他鼓掌喝彩的觀眾,導演阿拉許・伊夏吉(Arash Es'haghi)紀錄下這位紅粉大叔的傳奇故事,讓他再次在大銀幕上翩翩起舞,隨著影片在全世界各地巡迴放映,不僅讓他尋回失去已久的觀眾,更讓全世界看見他寶刀未老的精彩舞姿。《紅粉大叔舞舞舞》為本屆南方影展的開幕片,即將於10月31日(週六)晚上在臺南的原臺南廳長官邸舉行戶外放映,為本片更增添一層特殊歷史意義。本期《放映週報》特別訪問到本片導演阿拉許・伊夏吉,談談如何踏入這位紅粉大叔世界和拍攝本片的心路歷程。

無標題

導演阿拉許透露當他對紅粉大叔提出拍攝的要求時,大叔其實非常開心,他說:「因為他四十年來都在等待機會重返舞台。當我提出拍攝的要求時,他其實不太相信我,而且也不認為這部片會被拍攝完成並被放映。拍攝過程也不太容易,最初他的親友家人都不同意拍攝,最後才終於說服他們。因為這些種種困難,我花了三年才完成這部作品。」他也透露紅粉大叔和他的家人都觀賞了本片,並且為這部電影感到非常滿意,希望在未來繼續被放映。然而不幸的是,伊朗當地仍然禁止這部電影,阿拉許非常希望有一天能讓本片和伊朗觀眾見面。

本片英文片名「Gracefully」帶有優雅緩慢之意,導演阿拉許透露波斯舞蹈「凱拉曼」(Kheraman)舞蹈的意思即優雅地行走,或者迷人地運動,因此他選擇了「優雅地」(Gracefully)作為片名。他表示:「中東地區和伊朗大部分的舞蹈都是迷人而風騷的,而且動作緩慢。伊朗舞蹈有多種形式,紅粉大叔在電影中也提到,伊朗跳舞已有數千年的歷史,例如狩獵之舞,收割小麥或採摘葡萄的收成之舞等,然而因為數百年來一直被禁止壓抑,人民也逐漸遺忘了。」電影中從頭到尾沒有提及大叔的真名「阿米爾」,除了在伊朗國內保護被攝者,也與電影的核心主題和思想一致——緩慢而秘密地行走著,如同伊朗的社會與政治的景況。他說:「這部片的主題是以喜悅與哀傷對抗,阿米爾為了哀傷的一代挺身而舞。」

回顧導演阿拉許的創作生涯,他表示自己作品中紀錄的人物都不滿現狀,獨自抵抗著社會沈重的教條,並且努力尋找一個可以得到平和與喜樂的庇護所。例如在他2012年的作品《驢子》(Donkey)中,一位男子就讓自己躲進了驢子的世界中。在《紅粉大叔舞舞舞》中,紅粉大叔以舞蹈化解生命之苦。他解釋自己的創作動機:「在我的作品當中,最重要的是導演的理念和想法,而不是被攝者。被攝者僅為一個形式、一個載體,獨立存在並不具意義,我的電影理念在於人必須和不幸對抗。尼采曾說,那些感覺不到喜樂的人不應該走進他的房間。但是要進入他的房間之前,你必須要通過一段艱難的道路,我的作品就揭示那些艱難的道路。」

無標題

提起拍攝過程中最難忘的事情,是發生在導演拍攝伊朗古老傳統的哀悼儀式「塔齊耶」(Taziyeh)時,這類悲劇演出紀念1400年前一位宗教人物的殉難,因為伊朗女性無法在公開場合拋頭露面表演,在演出中的女人也由男性裝扮演出,與紅粉大叔的舞蹈演出內容雖然不同,但有一樣的緣由。他原本希望拍攝紅粉大叔以女裝扮相在「塔齊耶」中演出,卻被活動主辦方拒絕。他們拒絕一位舞者加入,還說紅粉大叔「並不能算是男人」,這是非常帶有羞辱的攻擊,除了否定紅粉大叔的性別氣質,同時也表示這樣「非男人」的舞者,並非參與表演的合適人選,徹底否定了一位表演者。

紅粉大叔阿米爾自學多種風格的舞蹈,自己動手縫製舞衣配飾,如今八十多歲了,仍留著一頭秀髮,獨守一整個衣櫃的璀璨風華與回憶。以西方的語境來說,紅粉大叔或許可以說是個扮裝皇后(Drag queen),在伊朗的社會與政治情境中更顯得前衛非凡。當被問到對於伊朗本地LGBTQ社群的觀察,導演阿拉許回答:「我的電影並不關於LGBTQ 社群,而是關於一個思考模式和其他人不同,獨守在自己的信仰之中的男人。這部片是關於性的死亡,關於女性特質的死亡,也關於愉悅之舞的死亡,與哀傷如何佔據了一切,彷彿哀傷和悲苦才是主流價值,而快樂變成一種罪。當女性跳舞被禁止,男生因此替代女性而舞,就是一個悲劇性的問題。」

無標題

本片始於大叔在半夜接生小牛,全片也用了許多篇幅捕捉大叔與牛隻交流的日常片段,平凡的樣貌與他的舞者華麗人生形成強烈對比。導演透露說:「透過捕捉大叔的各種面向,可以讓觀眾更了解紅粉大叔的世界。他和牛隻互動的畫面,看起來彷彿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懂他,只有牛跟他最親近,好像可以理解他的寂寞;在波斯的古老神話中,人類的第一支舞其實是和牛一起的,這樣的儀式來自於密特拉教(Mithraism)。我在片中安排小牛新生,與後來的宰殺牛隻片段,都呼應了我的核心想法,這部片呈現了喜悅與哀傷的對立。」

《紅粉大叔舞舞舞》至今在全世界多個影展巡迴放映,在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影展榮獲日本導演協會獎,對於本次將與台灣的觀眾見面,他表示:「我很高興台灣人可以看到這部片,我希望看到這部片的觀眾,都能夠像紅粉大叔一樣,永遠快樂並跳舞。因為我們的人生是為了通往一個幸福的生活,屏棄所有阻撓我們幸福的事物,並且與之抗爭。」

 

《紅粉大叔舞舞舞》即將在2020年10月31日晚上七點於原臺南廳長官邸放映,2020年南方影展將於11月6日至13日在「Giloo紀實影音平台」線上放映39部精選作品。

相關文章
Fa187上市
庚子年《國影本事》第十九期冬季號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競賽徵件中,12/20止
台北電影節(9/23-10/9,在信義威秀影城、京站威秀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展開;9/13中午起早鳥開賣)
2021臺灣國際人權影展(10/22-31線上影展,10/15-11/30聚落串聯放映)
2021台灣國際酷兒影展(10/8-11,台北新光影城;10/12-31,線上KKTIX)
【光點台北】9月上映電影資訊
【府中15】9-10月「超越顛峰」線上主題策展
【桃園光影文化館】9-10月「秋日光影動畫祭」主題影展
南方影展「疫情一天」競賽即日起開跑(至政府宣布疫情警戒至二期解除截止)
眯電影:台語3分鐘微電影創作徵件(10/1止)
 
桃園光影戶外活動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and Audiovisual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