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667 2020-04-22 | 台灣製造 |
OTT平台助攻台劇國際化:專訪《誰是被害者》總監製曾瀚賢、製作人湯昇榮
文 / 雀雀;圖/曾瀚賢(右)與湯昇榮(左),圖由雀雀提供

台劇近年復興有成,全球影音串流平台(OTT)Netflix也是幕後推力之一,自去年10月底與台灣本土製作公司推出《罪夢者》後,又陸續推出《極道千金》與《彼岸之嫁》。這股Netflix製作台劇的熱潮,如今來到了即將在今年四月底播映的《誰是被害者》。而這部《誰是被害者》背後的創作團隊,是成軍已12年的台灣招牌影視內容公司,瀚草影視。總監製曾瀚賢是電視劇《麻醉風暴》與《紅衣小女孩》電影系列的催生者,製作人湯昇榮則是去年大熱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的金牌製作。

在全球觀眾觀影習慣朝OTT轉向之勢不可擋的當下,兩位製作人透過此次與國際串流平台的合作經驗,在這篇訪談裡,分享台灣影視操作全球佈局的可能性。

 

台灣影視內容公司與Netflix的正面交手

瀚草影視有一套為人熟知的「鐵三角法則」,意即導演、編劇和監製彼此之間,要維持並重、不可偏廢的平衡關係,多年來也建立起了自家團隊和製作SOP。在這套經驗法則之下,和Netflix的合作有一拍即合的感覺。

曾瀚賢說:「我們工作的模式和脈絡,他們是看得懂的。既然他們知道你在搞什麼,他們就放心了。這其實跟我們帶新人的心情一樣,我們不是什麼都要管,而是在你還沒有習慣於較有效率的工作法的時候,就必須循循善誘叮嚀。當你都熟悉了,我們也就不管了。其實我們做這些事情,是為了不要管(笑)。同樣都是新創公司,瀚草的合作模式和工作方法,對 Netflix而言,是容易磨合、有默契的。」

至於Netflix這家公司,有什麼讓瀚草感到耳目一新、值得推廣給台灣影視業者參考的,自然是其全球佈局的策略操作。曾瀚賢分析:「他們面對的是一百多個國家,有數據可以針對不同國家制定推播與行銷策略。有時候他們也會透過大數據分析,跟我們分享他們的國際經驗,這對我們擬定戰略也是有幫助的。這些剛好也是台灣比較缺乏的。畢竟我們沒有在影視方面做全球佈局的成熟攻勢經驗。透過這個國際頻道的能量,拓展了我們對於市場導向工作的想像力。」易言之,與Netflix攜手,對於把台灣影視推向國際,變得容易許多。

無標題


亞洲OTT正雨後春筍般崛起

「台劇仍然有國際基本盤。」湯昇榮不只是因為歷經過《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成功才這麼說,而是陳述現正發生的事實:「除了《誰是被害者》,最近新的台劇《妖怪人間》與《覆活》也都能在Netflix看見。八大有好幾齣也都在裡面。」不只限於在單一平台有能見度, 2020年初熱門台劇《想見你》沒透過Netflix,也照樣陸續進軍中國大陸、香港、新加坡、韓國和馬來西亞。

事實上,台劇在國際間洽談版權販售的方式挺多元,各大OTT平台百家爭鳴,就算不進Netflix,各製作發行公司要把自家節目推向海外,現在門檻已然變低。湯昇榮解釋,在20至30年前,那時衛星電視剛開始,從 TVBS到FOX電視台,電視節目要接衛星才能跨國播放,門檻相對很高,不像「現在大家擁有手機,零硬體門檻。我自己都下載很多OTT的APP。」

湯昇榮打開自己的手機其中一個頁面,滿滿的串流平台APP。台灣的 myVideo、CATCHPLAY+不用說, AppleTV必看,他也訂閱了Youtube原創劇,頁面上還有來自中國大陸的愛奇藝、WeTV(騰訊)、湖南芒果、浙江衛視,乃至新加坡的meWATCH ,香港的Viu⋯⋯打開亞洲OTT市場觀察的話匣子,湯昇榮便無法停下:「連NHK也有在做,大家各憑本事。我不是真的全都在看,只是想讓大家知道,光是亞洲就各自有各自的平台。印度更不用說,他們有30幾家OTT,很搶。那台灣隊在哪裡呢?」他感嘆道。


台灣OTT在地化與國際化的可能性

話鋒一轉,湯昇榮開始舉例:「其實公視就有機會可以做,(建置全球性的OTT平台大約需要)30億,就可以把公視一堆優質的節目推到全世界。重點是我們有沒有想要全球化?一個平台當然也可以只買韓劇美劇節目來播就好,但要不要做一個內容平台永遠都會是大哉問。」

無標題

台灣不是完全沒有本土OTT,myVideo和friDay都是MIT,也有業者往海外發展,如CATCHPLAY+已進軍東南亞,三立偶像劇在東南亞也有吸引力。「三立(旗下的OTT平台)Vidol也開始了,他們也在找自己的新路子。」湯昇榮提及日前三立華語劇《姊的時代》系列的影片在YouTube有六億點擊率告捷,透露出大家都在找方法做全球佈局的野心。

全世界OTT那麼多,訂戶不可能照單全收。湯昇榮認為新加坡動作快、其操作方法台灣也可參考:「他們的meWatch裡面就可以看運動賽事和娛樂節目直播,裡面還有HBO Go、tvN(可收看《冰與火之歌》、《西方極樂園》、《做工的人》、《愛的迫降》與《機智的醫生生活》等劇)。連新加坡這個彈丸國家都會去思考自身的全球影視策略,也買了很多平台的作品,算拆帳就好(就能有一定收益)。(此外)如此一來,新加坡的在地觀眾就不一定要下載別的國家的OTT APP也可以看到想看的外國劇。當然我們不曉得以後會怎麼樣,但就是因為大家看見Netflix辦到了,他們開始也想自己可以辦得到。同樣的全球佈局,連騰訊和愛奇藝都在積極有所作為,光是《陳情令》就讓騰訊在泰國增加了30萬的訂戶。」湯昇榮認為各種新的玩法都有其可能性,台灣是時候該思考自己所站的位置。

 

探詢台劇規格的天花板

據傳韓劇《屍戰朝鮮》一集擁有高達五六千萬鉅資的製作費。反觀台灣,目前台劇製作費的天花板是還未正式播映的《魁儡花》一集2000萬、《天橋上的魔術師》一集1500萬。湯昇榮與曾瀚賢坦言以台灣市場而言,一集2000萬的成本就算賣給所有平台也不可能回收,必須走國際。若被全球市場接受,則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湯昇榮近日輾轉得知HBO在全球各區,已把《我們與惡的距離》賣破億台幣了,現在看來,當初4300萬元製作10集的投資報酬率極高。

無標題

公視開了先例,大家都在觀望一集2000萬的《魁儡花》能否順利回收。曾瀚賢認為,台劇行情目前高標就是如此,但不用妄自菲薄,整體有朝一日能成熟到均質以上的檔次才是目前目標。「先不說韓劇一集到底需不需要花到5000萬,韓國今天能走到這一步,絕對不是從高製作費去學好萊塢的,他們是從工作方式去學,持續做,慢慢地培養出觀眾觀看的需要,成為亞洲之王,並慢慢地從全亞洲發行、再走向世界,甚至拿下奧斯卡。它有它的脈絡感,不能用一部《寄生上流》的成功、或一部製作費高昂的《屍戰朝鮮》去講。否則他們的標準跟美國又怎麼比?」

曾瀚賢相信,韓劇是從還沒有高規格製作費時,就一路篳路藍縷走到現在。「規格是要慢慢放大沒有錯,但規格和內容這兩部分,應該都要慢慢有機成長、彼此餵養茁壯。更重要的是作品背後要有體質健康的創作團隊,那個才是種子。」瀚草自覺現階段不能與之相提並論,團隊還沒走那到那邊。「可是如果我們一次一次都更好,每個團隊經驗值每次都有所提升,那麼做成那樣是遲早的事。」這是曾瀚賢和湯昇榮兩人共同不變的信念。


半工業化的台灣影視製作體質

事實上在台灣,擁有數部IP系列影視作品的瀚草,已是一家生猛而且成熟的製作公司,能夠根據經驗法則,去設計出介於電影工業跟手工業的「半工業化的作業流程」來達成影視創作的成本控制。但曾瀚賢有時候卻覺得半工業是更花錢的:「類型是越拍越便宜的,但萬事起頭難。例如說今天要做飛車,如果飛不到位,就要一次又一次地試,直到飛到位為止。有經驗以後,就成為工業化。但我們現在是在中間,所謂的半工業化。這其實很花錢,可是卻又是每個要往工業化的必經過程。為了要達到未來能越省錢的目的,trial and error就不能省。」

《誰是被害者》就當了領頭羊。曾瀚賢表明《誰是被害者》早在前置規劃時,就設計了第二階段的拍攝計畫:「我們是有意識地在做『補拍』工程的。早就知道要做這件事。主要是在針對類型的部分,我們要先去經驗、試驗,把事先計畫的東西做拍攝實踐,拍完以後經過重新檢討,然後再調整拍攝方式,再扎實地重拍一次更好的東西出來。其實這些都是更花錢的,無法省錢。但我們想要藉此達成實務上的具體成功,並同時做到人才的訓練與經驗的練功,因為相信下一次再遇到的時候,成本和成效就能夠更被掌控。」

湯昇榮補充解釋,之所以將這樣的系統化與工業化的流程設計當作SOP列入管理層面,是因為信仰完善的類型操作,更能慎重且精準地為一個好的創意故事做發聲。「當然,『創意和藝術可不可以被管理?』這是另外一個大議題,但我們就是一定要相信『某部分是有的』,所以盡量在系統化的過程中達成這個目標。」有些人有所擅長,卻無法為人所用,就是因為沒有被信任而得到支撐、得以好好發揮。瀚草想要擔任可以去信任創作者並分擔掉其他工作的團隊後盾。


台灣影視小戰隊們的分頭並進

說起台灣影視製作團隊,倒也不是瀚草限定。曾瀚賢認為台灣的每個製作公司都有他們的SOP,公視、三立、八大、三鳳⋯⋯各家有其工作方法,重點是合作夥伴之間漸漸培養出來的默契。湯昇榮則主張,台灣影視製作團隊大家所擅長的不同,必要時互相cover、相對應一下,分頭也能並進。

曾瀚賢強調:「重要的還是團隊感,不限定於瀚草。像《想見你》的薛哥(薛聖棻)團隊也是養很久了,編劇、製作人和導演。團隊是大家都有的,真要說起我們小戰隊的特色,那可能就只是我們會願意勇敢一點,去做別人不敢嘗試的類型,像是《逃出立法院》這種完全沒人做過的新類型電影,或者是《誰是被害者》這種差點可能會搞死人的懸疑燒腦查案劇。湯哥下半年還有《2049》科幻題材的新嘗試戲型,誰知道會怎樣?」傻氣和勇氣是一線之隔,憑藉著這股信念,瀚草也走了12年之久。

「反正只要一直往前走,我們就在累積。只要我們在每一次都努力做到最好,下次就可以做到更好。那麼下次總可以進步吧。」曾瀚賢如是說。《誰是被害者》將於2020年4月30日Netflix全球獨家上映,而那或許是台灣觀眾看見瀚草自《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麻醉風暴》至《紅衣小女孩》之後的一次有感進步體驗,甚至是見證Netflix台劇之光的時刻。

無標題

相關文章
Fa187上市
庚子年《國影本事》第十九期冬季號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競賽徵件中,12/20止
台北電影節(9/23-10/9,在信義威秀影城、京站威秀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展開;9/13中午起早鳥開賣)
2021臺灣國際人權影展(10/22-31線上影展,10/15-11/30聚落串聯放映)
2021台灣國際酷兒影展(10/8-11,台北新光影城;10/12-31,線上KKTIX)
【光點台北】9月上映電影資訊
【府中15】9-10月「超越顛峰」線上主題策展
【桃園光影文化館】9-10月「秋日光影動畫祭」主題影展
南方影展「疫情一天」競賽即日起開跑(至政府宣布疫情警戒至二期解除截止)
眯電影:台語3分鐘微電影創作徵件(10/1止)
 
桃園光影戶外活動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and Audiovisual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