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446 2014-02-10 | 私房影評 |
以輕盈的喜劇預言一個時代的終結 — 論尚雷諾的《遊戲規則》(II)
文 / 陳潔曜

接445期文

《遊戲規則》也可以說是尚雷諾三十年代藝術總結與戲劇化決裂的句點。影評安德烈‧巴贊(André Bazin)推崇至極的尚雷諾場面調度,在這部電影達到淋漓盡致、最成熟的發揮

《遊戲規則》也可以說是尚雷諾三十年代藝術總結與戲劇化決裂的句點。影評安德烈‧巴贊(André Bazin)推崇至極的尚雷諾場面調度,在這部電影達到淋漓盡致、最成熟的發揮:宛如舞蹈般的場面調度,微醺般的攝影機運動,尚雷諾電影權威謝索教授還提出這部電影的「雙重景深」(double profondeur):一個鏡頭中,有兩個或多重或許相對的事件同時發生,例如一場劇情十分簡單的晚安道別的戲,尚雷諾可以用一鏡到底的近兩分鐘鏡頭來表現:首先是中景主人向大家宣布明日派對的節目,然後鏡頭拉出到全身景,賓客開始握手親吻道晚安。在這樣簡單的動作中,我們可以看到每人各有所思不同的細節:例如主人情婦很有禮貌地吻主人老婆,彷彿是示威;老婆也不客氣接受情夫的吻,中途被老公客氣地打斷,一切都彬彬有禮,卻在暗中較勁。鏡頭接著跟隨一個賓客轉九十度,看見房間的長廊,這個深景深空間裡同時有三組人馬三層次在上演:男生打枕頭戰在前景,主人和情婦說悄悄話在中景,而賓客則穿越前景中景到遠景在找房間;鏡頭隨後再跟著主人轉一百八十度,到房間長廊的另一邊,我們看到最少三個層次的互動同時在這個深景深空間進行:主人有禮地向每個人道晚安,尚雷諾演的歐克塔夫跟女主人調情,同時我們看到「決定性瞬間」的攝影師亨利‧卡提爾-布列松飾演英國管家威廉,從遠景出現,穿越整個場景,沒有任何台詞,很酷地走出鏡頭。這樣一鏡到底的場面調度,微醺般自由的攝影機運動,除了神乎其技的電影技巧外,更是尚雷諾電影思維與生命思考,這樣因感情融洽所激發的場面調度,並不是美學理論的歸納推演,倒是對一種博愛精神的心領神會。尚雷諾說:「我從《遊戲規則》開始發現電影技巧一點也不重要。」對巴贊而言,尚雷諾獨創深景深的藝術哲思,是一種凝視的藝術與智慧,尚雷諾說:「我開始拍片來一直的主題,是了解人和人之間的聯結。」

楚浮說這部電影是「電影中的電影」,雷奈看完這部電影在巴黎徘徊了兩個小時,覺得世界天懸地轉,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希維特(Jacques Rivette)說:「尚雷諾以當下書寫歷史。」尤其在這部《遊戲規則》得到了印證:《遊戲規則》標示?法國「人民陣線」理想的終結。這部可以說是尚雷諾巔峰三十年代藝術與思想結晶的作品,在法國上映除了票房災難性的慘敗外,還受到評論排山倒海的尖銳攻擊,隨後招到政府禁演,整個法國社會不肯承認戰爭即將到來的事實,但是,二次大戰在兩個月後爆發了。尚雷諾因這個重大挫敗感到極為受傷,寫道:「《遊戲規則》後,我決定不是完全放棄電影,不然就是離開法國。」尚雷諾後來流亡到美國好萊塢,十四年後才重返歐洲。《遊戲規則》成為尚雷諾詩意寫實黃金時代的終結,一去不復返。

最後,我們來看看《遊戲規則》的片頭字幕,看看尚雷諾三十年代電影宛如家庭般緊密的工作團隊(其中有很多就是他的家人)。他的副導之一就是「決定性瞬間」的攝影師亨利‧卡提爾-布列松,尚雷諾可以說是攝影師布列松的老師,布列松還當過尚雷諾《鄉村一日》(Partie de campagne, 1936)和《生活屬於我們》(La vie est à nous, 1936)的助導。尚雷諾另一個有名的助導,就是日後義大利電影大師維斯康提。印度電影大師薩吉耶雷也曾當過尚雷諾的助理。共同編劇寇何(Carl Koch)是布萊希特的好友,在德國導演過重要的動畫片與實驗電影,因逃離納粹而到法國,和尚雷諾合作有《大幻影》和《遊戲規則》劇本。收音為布列塔尼(Joseph de Bretagne),為現場收音的先驅,尚雷諾第一部有聲片開始就一直跟他合作。他們最喜歡實驗使用現場的環境音,而盡量避免事後配音,使得尚雷諾電影的環境音成為其美學重要的一環。服裝為香奈兒(Chanel),也就是那法國名牌的創始人。配樂之一為寇斯瑪(Joseph Kosma),為法國傳奇電影配樂家,尚雷諾幾乎所有法國作品都是他配樂,他並幫像《天堂的小孩》(Les Enfants du paradis, 1945)等重要電影配樂。製片經理為克勞德雷諾(Claude Renoir),尚雷諾的親弟弟,而尚雷諾的獨子亞蘭(Alain Renoir),則在本片擔任攝影助理,尚雷諾是個藝術家族,除父親是雷諾瓦外,尚雷諾的哥哥皮耶(Pierre Renoir)是法國著名演員,演出尚雷諾數部電影,姪子小克勞德(Claude Renoir, Jr.)則是法國最著名的攝影師之一;場記第朵(Dido)後來成為尚雷諾的第二任太太,剪接瑪格麗特雷諾(Magerite Renoir)就是帶領尚雷諾進入激進左派運動的情人,工人家庭出身,激進的共產黨員,她剪接幾乎所有尚雷諾三十年代的電影,他們倆沒有結婚,然而瑪格麗特永遠冠上尚雷諾的姓。

我們來看看電影的第一個字幕:「……這部電影在尚雷諾的指導下修復,尚雷諾把這部電影的復活獻給影評人安德烈‧巴贊。」《遊戲規則》經過長時間禁演,唯一的底片又在盟軍轟炸中喪失,差點在世人的記憶中消失,然而在影評人巴贊的大力提倡下,經歷千辛萬苦修復,於1959年威尼斯影展重新放映,獲得巨大的成功,奠定尚雷諾的影史地位。楚浮說這部電影是「電影中的電影」,雷奈看完這部電影在巴黎徘徊了兩個小時,覺得世界天懸地轉,不敢相信眼前所見。《遊戲規則》後來常列入世界最偉大電影第二,僅排名在奧森威爾斯的《大國民》之後。

全文完)
 

 延伸閱讀:尚雷諾談《遊戲規則》

 

相關文章
Fa176上市
焦慮的年代:馬來西亞影展在台灣(4/26、27、28)
【桃園光影文化館】2019年3/4月「大自然保衛戰」主題影展
【府中15】2019年4月主題「守護家園」節目資訊
【光點台北】2019年4月上映電影資訊
「楓德浮動畫駐村計畫」報名(5/31 17:00截止)
CCDF十周年!徵案今日起跑至5/15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府中15四月份節目1
影像教育扎根計劃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