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510 2015-06-06 | 銀河時光機  |
你沒看過的反共電影:華麗性感的《罌粟花》、鏤刻熱血女匪幹心路的《惡夢初醒》
文 / Edwin W. Chen

看過真正的「反共」電影嗎?

我打賭,你一定沒有。

我說的「真正的反共電影」,指的是真正根正苗青,白雲藍天,痛陳匪類暴行,哀敘同胞苦難,感嘆中原大地淪陷於豺狼之利爪,從而積極奮起,挺身而出,願救億萬萬人民於水火——的那些電影。看過嗎?

我打賭,你一定沒有。

這些在電影膠卷上刻劃了時代痕跡的作品,從任何一個角度討論,因為實在太契合攝製時候的政治使命,「政宣」的意圖凌駕一切,從而使得一切的一切,都在為「政治正確」而服務。「理念」先行於藝術美感、先行於商業機巧,成而就之的便是宣導之詞,這些顧不了「show」,又作不了「business」的作品,在show business裡,註定了要被時代淘選掉、要被觀眾遺忘。

以上幾行字,其實是我在還沒看過「真正的」反共電影之前,根據理論、根據史料、根據自己的猜想和推理,在邏輯思維下得出的假設。

坦白講,我沒有看過真正的反共電影。

一直到我看了《惡夢初醒》和《罌粟花》。

 
圖:《惡夢初醒》——盧碧雲與王玨的表演, 加上精緻的畫面構圖, 增強了全片的可看性。
(圖片提供:國家電影中心)

《惡夢初醒》:光采奪目的流麗光影

《惡夢初醒》原著是鐵吾的小說,題為《女匪幹》,電影攝製計劃由蔣經國先生更名,最後定為《惡夢初醒》。故事以盧碧雲飾演的女大學生說起,原籍蘇北的她,抗戰期間,在上海求學,淪陷區裡的青年男女私底下仍然進行各種愛國救亡的思想工作,她與「從陜北回來的進步青年」墜入情網,也因此入了黨。勝利之後,萬家歡騰;對青春兒女來說,這些「進步的」、「積極的」種種,都是他們所喜愛、崇拜、嚮往的,改造舊社會成為他們的中心德目,迎接解放軍也成為他們最期待的目標。故事後半段,讀者應該猜著了,女主角迎來了「匪類」,卻促成家破人亡的悲劇,失去愛情之後又失去貞操,失去貞操之後又失去健康,最後失去希望,瀕死之際仰天哭吼「為什麼啊為什麼!」,哀聲慘烈,驚動郊野破屋裡的逃難記者,於是記者一五一十將這位「女匪幹」的哭訴,寫成文章預備發表,天亮之前,女主角撐著支離病體,目送記者及一行難民離去,迎向即將來到的光明。

如此這般正面描寫「共黨暴政」的作品,在今天的時代、今天的社會裡,已經很難再見到;它以戲劇手法具體呈現整場「惡夢」,鉅細靡遺,從貼大字報、秘密集會,到列寧的畫像、解放軍的名牌,甚至還有我們的女主演群一起隨同群眾扭秧歌、呼口號。這些橋段、這些細節,是我們以往閱讀「反共電影」文獻資料的時候,很少費心去思考的元素。

對啊!如果「反對」一個什麼東西,是整部影片最核心需要傳達的訊息,那我們是否必須要把這件事講得有聲有色、活靈活現,才能完整而順利地呈現「反對」的理由、前因後果,才能真正達到攝製者所意欲達成的效果。

不是嗎?

但,印象中,太多具有政治宣傳目的之作品,卻總是流於說教,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以訓斥的態度示令它的觀眾必須這樣、必須那樣、不可這樣、不可那樣。但《惡夢初醒》卻是以一個通俗劇的架構來包裝整個宣教的訊息;以盧碧雲為中心,她和愛人藍天虹之間的理想與愛情,她和父親李影之間的倫理衝突,還有她和大反派王玨之間的人性糾葛,層層次次,分分明明。讓人不僅為之驚豔,更因此驚喜不已!這些演員所塑造出的鮮明角色形象、傑出的表演,讓故事紮實而可信,他們略帶舞台腔調的演繹,毫不浮誇,口條清晰動聽,柔裡帶剛的肢體互動,加上精采的眼神表演,真切保存了當年話劇工作者的藝術成就。

至於王士珍的攝影,那更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光采奪目。

無論構圖、無論光影、無論鏡頭運動,非但絲毫不因設備、環境的窘迫而顯得簡陋(比如它的錄音、混音技術就實在不及格),知悉全片拍攝過程的艱苦後,反而更讓我們找到新的角度去欣賞這部「公營片廠在台攝製的第一部作品」,這部「反共電影」。


圖:《惡夢初醒》——盧碧雲與王玨的表演, 加上精緻的畫面構圖, 增強了全片的可看性。
(圖片提供:國家電影中心)

 


圖:《罌粟花》——比film noir還要性感。
(圖片提供:國家電影中心)

《罌粟花》:比film noir還要性感

但說真的,《惡夢初醒》畢竟還是有很多「惡夢」的場景,《罌粟花》就不然。此片籌攝甚早,但完成上映已經是1955年的事了。整部電影根本就是第一流的黑色電影!健壯勇猛的情報探員、波大無腦又不斷露大腿的嬌美女助理、豔如桃李而心如蛇蝎的風流寡婦,海灘的泳裝戲水場面、華廈內逼老頭子服毒的絕妙好戲、一夜風流天亮起身後的床第膩語,一根一根的香煙、一縷一縷的吐,國家級的台北賓館內景權充罌粟花般的豔婦家裡的豪宅,還有名貴轎車裡激情的擁吻......

對!讀者沒有看錯,真的是吻戲。

風流寡婦一角本來屬意一代妖姬白光,因為男主角王玨力薦他的好搭檔盧碧雲,於是我們看到了豔絕人寰的風流寡婦一角,身著一套一套又一套的華服,肩上的亮絲飄肩,手中金亮璀璨的晚宴提包,在那個年代的台灣、那個年代的華人社會,對觀眾來說,又是怎麼樣 larger than life的視覺震撼和想像衝擊!

台灣第一美女夷光飾演女助理,不說別的,光看她一場電話戲,幼美勻稱的大腿橫過整個銀幕,嬌聲嗲氣地細喘微微,簡直大開眼界!男主角王玨呢—海灘場面,健美的外型、粗獷又具獨特性格的氣質,到底是在色誘敵人,還是在享受人生,其中的曖昧,實在太耐人尋味!


圖:《罌粟花》——王玨與台灣第一美人夷光。
(圖片提供:國家電影中心)

 

《惡夢初醒》、《罌粟花》兩部作品皆獲國家電影中心舉辦之「王玨回顧影展」選映,關於影展場次與索票辦法,請見影展網頁

相關文章
fa174上市
【2018世界公視大展精選─未來‧末日】影展 11部「求生攻略」片單力克厭世感!
【光點台北】流浪者之歌影展(12/7~12/20)
中影製片廠∣培育中心【調光系列專業課程】
【鳳甲】第六屆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至2019/1/13),主題「離線瀏覽」
【北美館】2018台北雙年展(至2019/3/10),主題「後自然:美術館作為一個生態系統」
【桃園光影文化館】2018年11/12月「從異鄉到家鄉」主題影展
【光點台北】2018年12月上映電影資訊
【府中15】2018年12月主題「大和配方」節目資訊
【國藝會】紀錄片創作專案 1/16-1/31受理申請
 
2018「世界公視大展精選」影展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府中15十二月份節目1
影像教育扎根計劃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