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影資料館
493 2015-03-04 | 英文BAR |
動蕩的年代,不動搖的人性:《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
導演  John Carney
出品  美/2013
延伸閱讀  http://www.imdb.com/title/tt2278388/
文 / Lydia
Gustave H: Why do you want to be lobby boy?
Zero: Well, who wouldn’t at the Grand Budapest sir? It’s the institution.
Gustave H: Very good!
 
-----
 
Inmate: Mr. Gustave, me and the boys talked it over. We think you’re a real straight fellow.
Gustave H: Well I’ve never been accused of that before, but I appreciate the sentiment.
-----
 
(Recalling the time Mr. Gustave fought for him in the train)
Zero: There are still faint glimmers of civilization left in this barbaric slaughterhouse that was once known as humanity. He was one of them.
-----
 
Young writer: Is it simply your last connection to that vanished world—his world—if you will?
Gustave H: His world, no. I don’t think so . . . . . . To be frank, I think his world had vanished long before he ever entered it. But I will say, he certainly sustained the illusion with a marvellous grace. 
葛斯塔夫:你為何想來飯店打雜?
 
季諾:如果是鼎鼎大名的布達佩斯大飯店,誰不想呢?
 
葛斯塔夫:非常好!
 
-----
 
獄友:葛斯塔夫先生,我們都認為你是個好人。
 
葛斯塔夫:從沒人這樣說過我呢,不過我很感激你們的好意。
 
-----
 
(回憶葛斯塔夫在火車上挺身相助)
 
季諾:在這人心不古的年代,偶而還是看得到一絲人性的光輝。而他就是其中之一。
 
 
-----
 
年輕作家:這飯店算是你和他那個年代間僅存的連結了嗎?
 
葛斯塔夫:我倒覺得跟他的年代無關……老實說,我認為他的年代早在他出生前就結束了。但我得說,他用生命體現那份精神,實在不可思議。
《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用黑色幽默描繪一段歷史。在這頗具盛名的飯店內擔任門房的葛斯塔夫,在熟客群中也十分吃得開,他隨和的個性和周到的服務讓他們樂意一再光臨。另一方面,在飯店職員的眼中,葛斯塔夫是一位嚴格的主管,他一絲不苟、對細節也要求到底。不過在外人看來,葛斯塔夫雖然受熟客的喜愛,卻總是有些孤單。房客來來去去,他始終在這裡,歡樂時光結束後,總是沒有人能稱得上摯友。
 
一天,葛斯塔夫突然注意到身邊有個新來的小伙子季諾,善良誠懇的性情使他漸漸贏得葛斯塔夫的信任。事實上,季諾出現得正是時候,因為葛斯塔夫即將遇上一個重大的難關,而他會需要一個值得信賴的盟友。本片場景設定在戰間期,大致上雖是虛構故事,但還是看得到些許史實根據。
 
 
有求職經驗的人幾乎都知道,面試時說對話有時可能比一張漂亮的履歷來得有幫助。季諾的存在令葛斯塔夫意外,儘管這小伙子已經算是飯店的實習生,這位凡事親力親為的總管還是需要了解新員工,於是他決定立馬來一場即席面試,兩人一邊走路一邊由葛斯塔夫問明季諾的背景和經歷。一連串的速問速答過程中看來,季諾缺乏豐富的工作經驗、連自己的家事背景都交代不清,一般而言,大概得打包走人了。但當兩人進入電梯後,葛斯塔夫問道「你為何想來飯店打雜?」季諾想了一下答道:「如果是鼎鼎大名的布達佩斯大飯店,誰不想呢?(Well, who wouldn’t at the Grand Budapest sir? It’s the institution. )」這答案令葛斯塔夫非常滿意,季諾順利地留了下來。根據季諾的角色設定,他這妙答或許不是刻意諂媚,但在現實生活中,面試的確可能成為應徵者較量「識相」程度的場合,選對時機說對話可能就是打敗競爭為手的關鍵。
 
本片中葛斯塔夫的角色設定為同性戀,大家都知道同性戀(gay)和異性戀(straight)的英文對應詞,但同時「straight」在中文裡面也有「正直、誠懇」的意思。當葛斯塔夫因為一些波折而鋃鐺入獄,他在牢中結識了一些知心的好友。因此當他們籌劃著越獄,也就希望算葛斯塔夫一份。而他們決定以讚美作為開場白:「……我們都認為你是個好人。」葛斯塔夫身為同性戀,可沒什麼機會得到這樣的評語,但他明白朋友們的心意,於是欣然接受這難得的稱讚:「從沒人這樣說過我呢,不過我很感激你們的好意(Well I’ve never been accused of that before, but I appreciate the sentiment)」。
 
 
季諾和葛斯塔夫每次一起搭火車,似乎都難免遇到難關。因為時局動蕩,鐵路沿線常有駐兵盤查乘客的身份,而身為移民的季諾就會遭到刁難,而葛斯塔夫總是為了他挺身對抗盤查的士兵。對季諾來說「在這人心不古的年代,偶而還是看得到一絲人性的光輝。而他就是其中之一(There are still faint glimmers of civilization left in this barbaric slaughterhouse that was once known as humanity. He was one of them.)」,這段話由年老的季諾憶敘,充滿了對朋友的感激和思念,這是他所認識的葛斯塔夫,亂世中卻依然保有人性溫暖的飯店門房。
 
本片採倒敘法,一位年輕作家來到飯店,遇到已屆中老年的季諾(現任飯店老闆),由他親口傳述年輕時和葛斯塔夫一起經歷的事情,最後場景再回到飯店,季諾將故事收尾。兩人分開前,年輕作家若有所思地問季諾「這飯店算是你和他那個年代間僅存的連結了嗎?(Is it simply your last connection to that vanished world- his world- if you will?)」但季諾眼中的布達佩斯大飯店並非紀念已故摯友的遺產,而是他和愛妻可以共同經營的樂園。事實上,在季諾看來,葛斯塔夫的世界──他的價值觀和人格特質的來源──早就已成過往。那個世界裡,人性依然純良,道德和榮譽還是人們行事的依據;但故事中的角色們—包括葛斯塔夫和季諾—都生活在戰間期,一個動盪的年代。
 
 
《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的對白語調不同於一般貼近生活的口語,整體較有咬文嚼字的調性。這樣的風格頗適合本片要角們的生活年代與性格。時代不停推進,但動蕩的局勢中,未受動搖的人性格外珍貴。
 
 
 
 
相關文章
Fa177上市
己亥年《國影本事》第十三期夏季號
金馬經典影展推出義大利電影課 網羅37部珍貴經典(台北7/26-8/15;台中8/15-26)
「拍台北」電影劇本徵選,總獎金提升到60萬!全球徵件開跑(7/29止)
2019 DOC DOC紀錄片工作坊,報名開始!(至8/2止)
42時紀錄片導演製作課(7/28報名止)
「共時的星叢:『風車詩社』與跨界域藝術時代」展覽(至9/15止)
第五屆「國際提案一對一工作坊」(8/19報名截止)
【府中15】2019年7月主題「光影調色盤」節目資訊
【桃園光影文化館】2019年7/8月「跟著光影飛翔」主題影展
【光點台北】2019年7月上映電影資訊
ChenChen甄珍高雄影展(7/13-7/28)
2019勞動金像獎影片徵選競賽(9/10止)
 
府中15七月份節目1
台灣電影網_295x100
影像教育扎根計劃
Taiwan DOCS 紀錄片資料庫
TFI-logo
關於放映     徵稿啟事
版權宣告     刊登訊息
客服信箱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TAIWAN FILM INSTITUTE | All Right Reserved.